首页

历史军事

神君追妻录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神君追妻录: 第283章 秋水观(三)

    洗筋伐髓丹那可是传说中神仙练制的灵丹妙药!

    传说可以让人脱离肉体凡胎,变成可以修仙的灵体,将来能走上仙途大道的!

    师祖的师父听说早年飞升上界,留给他两颗,一颗他自己吃了,洗筯伐髓后踏上修仙之途。

    另一颗则当珍宝一样精心保存,说是将来要传给继承衣钵之人。

    普通的肉体凡胎,拥有再多的荣华富贵也难免有生老病死之苦。

    如果能够走上修仙之途,稍稍有点成就就能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几百年寿元。

    再厉害一些拥有上千年甚至更长的寿命也不是不可能。

    甚至会飞升上界拥有更厉害的成就,可是说是修仙之途人人向往。

    听说师祖找到一种能加快修练速度的功法,需要半妖作为炉鼎。

    可惜半妖世间少有十分难得,听说已经几百年没人见过半妖了。

    可是师祖就是不甘心,为了寻找到一个合心意的半妖,从早年就收了上百个秋字辈的徒弟,分散在一百多个道观修行。

    又传授给他们一些法术和识别半妖的方法,言明谁找到半妖,就是他的衣钵传人,剩下那颗洗筯伐髓丹就是谁的。

    师父已年过半百,从十几岁找到现在,耗费无数的心血和精力,不知踏破多少双芒鞋,却连半妖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这些年师父渐渐跑不动了,才经常在道观里,内心却越发畏惧生老病死。

    恨不得一步踏上修仙之途,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得到那颗洗筯伐髓丹。

    却没想到他都要失望了,却有一只半妖就这样闯了进来。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冬去的私心里还等着师父踏上修仙之路也拉他一把呢。

    他兴奋地摩拳擦掌,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白日飞升的样子

    “师父,要不要趁夜里没人把她抓过来?要不你歇着,这件事就交给徒弟去做吧?”

    秋水道长却怏怏不快地摇摇头“事情哪有这么容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那只半妖倒不可惧,抓她容易的很,以她的年纪和容色,师尊保证十分满意。

    可是她身边另一个女子却轻易招惹不得!

    如果招惹了她,别说踏上仙途大道,说不定会招来弥天大祸!”

    “另一个女子?哦,他原来是个女子,好厉害的易容术!

    这个女子到底有多厉害,居然招惹不得?”

    “再厉害的易容术,也瞒不过你师父的法眼,她不是有多厉害,而且她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幸好我早年得师祖喜爱,跟他老人家学过一点望气之术,才不敢轻举妄动。

    那个女子也不过有些三脚猫的功夫罢了!

    虽然你打不过她,却不是你师父的对手,麻烦的是那个女子的身份。

    我刚才仔细看过了,她的头顶上有几缕若有若无紫气萦绕。

    虽然若有若无,却紫中带朱,十分纯正精粹,含有无上的浩瀚磅礴之力。

    当时我只看了一眼,就从骨子里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惊恐敬畏之感,差点就站不住瘫了下去!

    那种感觉你无法体会,就是蝼蚁面对万钧雷霆一般,让我根本不敢生出一丝一毫的异想!

    否则就是灭顶之灾,更别说什么踏上仙途了!

    你们根本看不出来,那绝不是普通的王者之气。

    王者之气虽是至尊至贵之气,却根本不可能蕴含那种令人恐怖至极的力量。

    她一路走来,没有大的危险还好,一旦有大的危险,害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那个女子是什么来历,却断定她背后的势力别说是我,就是师尊和师祖见了也如同蝼蚁沙粒一般,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了。

    那个半妖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和她搅和在一起,说不定还是她背后的势力特意安排陪伴保护她的,

    我们绝对不能对她下手,只能象送祖宗一样,眼睁睁看着她们平平安安地离开!”

    冬去先是惊的目瞪口呆,世上真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吗?

    很快又有些无知者无畏,师父说的也太悬乎了吧?他怎么什么也感受不到?

    洗筋伐髓丹可是只此一颗,失去也太可惜了!

    他不甘心地说“可是机会太难得了!你和师叔们都找了大辈子,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就这么放她离去?”

    又转了转眼珠“要不这样吧,我们悄悄把消息透露给师祖?

    说不定他老人家有办法对付她们俩,估计还是会把洗筯伐髓丹给您的!”

    秋水道长还是摇摇头“你不懂,她根本就不是我们能算计的!

    就算置她于险境也不行,那个因果我们同样承受不起。

    算了吧,我没有那个福份,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件事一定要死死瞒着,半点风声也不能泄露出去!

    否则就是置你师祖于险境,也置我们于险境!比起死无葬身之地,不能修练根本不算什么!

    好了,你下去吧,这件事绝不许再提,明天平平安安送她们出观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

    明天我把观里的事情安排一下,准备去别的地方寻找半妖,我就不信,天下这么大,再找不出第二个!

    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会宣布由你代理观主之职。

    你身为大徒弟要严守观规,管好观内事物和众弟子,有事情拿不定主意可以找冬深和冬寒商量。

    这个半妖的事情你不许对外透露一个字,否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交待了一些重要事情,一付要传位于他的样子,又心事重重地说“

    我这一走可能要很久,要一直找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人说仙途漫漫成者万不足一,更多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说不定我连踏上仙途的资格还没有,就已经死在寻找半妖的路上。

    以十年为界限,十年后无论能不能找到,我都会回到道观安度余生。

    如果十年后我不回来,说明已经葬身在外。

    你就正式继任观主,不用再等了,用我留下的东西给师父做一个衣冠冢就行。

    这件事我明天会亲口交待众弟子徒孙,好为你正名,以后冬深和冬重就辅佐你管理道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