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第026章去镇上

    虽然乡亲们手里没有余粮,但是有些乡亲更缺钱缺粮票,人家愿意省下粮食跟邱大叔交换。

    没有大米吃,还有红薯和菜,不会饿死的。

    中午三个人用那一斤大米煮了一瓦罐米饭。

    光吃米饭没有菜怎么行?

    楚云和楚月一起去摘野菜。

    楚云趁着楚月不注意,在淘多多系统里面买了小半斤的鹌鹑蛋,骗楚月,那是鸟蛋,她在草丛里发现的。

    楚月虽然觉得有点奇怪,现在都快秋天了,怎么会捡到鸟蛋?

    可姐姐说是捡的那就是捡的。

    中午三个人吃了一顿大米配野菜鹌鹑汤,油盐味精全都是邱大叔的。

    楚云很是惊讶,这个年代,种芝麻的农村人都没有小麻油吃,邱大叔却有。

    特别是味精,就更稀罕了。

    原主留给她的记忆,有次吴中光从城里带回一小包味精,打了个丝瓜汤,里里放了点味精,人人都叫鲜。

    永富几个还端着丝瓜汤出门去馋同村的小孩。

    原主姐妹趁着洗碗时舔了一下装丝瓜汤的汤盆,果然鲜。

    楚云很好奇邱大叔怎么会有这些,不禁问出了口。

    邱大叔吃着饭道:“我儿子送的。”

    楚云想起村里人说过,有个帅得逆天的年轻人隔段时间就会带好多东西来看望邱大叔,想必那个年轻人就是邱大叔的儿子。

    可惜原主一次也没有看见过那个年轻人,所以楚云没有关于那个年轻人的记忆。

    虽然只是粗茶淡饭,可是在这个吃饱肚子就很幸福的年代,这一顿已经很不错了。

    就是在吃饭吃,邱大叔不断的问楚云,她这一斤大米是从哪里来的,这可是他没见过的新品种,而且口感很好,又糯又香。

    楚云后悔不迭,要是早知道他是水稻专家,她就不会拿出淘多多里买的大米了,害她要编一大堆谎话蒙混过关。

    幸亏邱大叔和楚月一个呆一个小,被她长篇大论一番谎话给骗了过去,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吃完饭,楚云姐妹两个就离开了。

    楚月见姐姐走的不是回家的路,而是通往镇上的路,纳闷的问:“姐,为什么去镇上?”

    她们既没钱又没票,去镇上啥都不能买。

    去供销社干逛,那些营业员像是女主似的,目中无人,看见她们穿的破破烂烂的,还不往外赶?

    楚月虽然很想逛供销社,可是一想到要受到的屈辱,她就宁肯放弃。

    楚云道:“别问那么多,跟着姐走就对了。”

    走到一半,楚云突然停下脚步盯着楚月看。

    楚月被她看得莫名其妙,问:“姐,你咋一直盯着我看?”

    楚云摇了摇头:“我们这个样子见妇幼干事张大姐,不能勾起她的同情心,得化个妆。”

    伸手把楚月的头发给揉了揉,发丝立马变的乱糟糟的。

    又弄了点灰尘擦脸上,刚刚整齐干净的小女孩立马变成小可怜。

    楚云按照这方法把自己也化妆了一遍。

    等到了镇政府大门,出现在门卫大叔眼中的,就是两个衣衫褴褛,脸色憔悴的小乞丐了。

    门卫大爷是个善良的老人,见楚云姐妹一副可怜相,乍呼道:“哟!这谁家的孩子,咋这么可怜?你们上这儿找谁来了?”

    楚云眼里含着泪花道:“我们找妇幼干事张大姐,我爷爷奶奶他们又虐待我们……”

    门卫大爷忙喊了妇幼干事出来。

    楚云一见张大姐就喊饿,楚月也跟着喊饿。

    张大姐惊讶道:“你爷爷奶奶没给饭你们吃?”

    楚云泪汪汪的摇了摇头:“昨天您和村长一走,我爷爷我奶奶就打骂我姐妹,说我不该把你们招来,今天从早上到现在都没给我姐妹吃一粒米~

    昨天还拿菜刀吓唬我姐妹,说我们再敢把你们招来就杀了我们。

    可是我们不来找您不行,饿也会被饿死的。”

    张大姐听了楚云的哭诉,气愤填膺:“你爷爷奶奶他们这是想坐牢还是咋的?我昨天才批评过他们,他们却还在虐待你们!居然还拿菜刀吓唬你们!一对阳奉阴违的坏分子!”

    发泄了一通,张大姐便带着姐妹俩去了吴家,不分青红皂白的把吴老太老两口给训了一顿。

    虽然吴老太老两口几次三番的想解释,可是架不住看热闹的村民作证说他们就是在继续虐待楚云姐妹。

    楚云姐妹两昨天下午饿的受不了,在野外煮野菜汤喝,他们都看见了。

    至于拿菜刀吓唬楚云姐妹两个,也有乡亲站出来作还。

    这么多乡亲指证,吴老汉老两口百口莫辩。

    张大姐听了乡亲们的证词,又黑着脸把吴老汉老两口给教育了一顿。

    警告说,如果他们敢再虐待楚云姐妹两个,她就把这情况汇报给公安,抓他们去坐牢。

    在吴老汉老两口灰头土脸的保证再也不虐待楚云姐妹两个之后,张大姐这才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走出没多远,碰到带着孩子一起回乡过国庆的吴中光和吴中强兄弟两个。

    彼此不认识,但却好奇的互相打量了一眼。

    主要是吴中光兄弟两个和他们的孩子穿戴的都不错,一看就是城里人回乡下走亲戚。

    张大姐虽然长得普通,但是她趾高气昂的样子不能不叫人多看两眼。

    虽然互相打量,但是吴光忠兄弟两个并不走心,带着孩子走到吴家院门口时,看见有不少乡亲三三两两的站在他家附近,心里有点奇怪。

    吴中光为人比较圆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市面上最便宜的香烟,见人就发,和气的跟乡亲们寒暄。

    要是换作以前,乡亲们会觉得他人不错,接到他的香烟会受宠若惊。

    可这两天吴家闹的那些事,让那些乡亲们看向他的目光格外意外深长。

    吴中光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并没有深想,发了烟,和吴中强一起带着孩子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就发现气氛沉重怪异,问吴老太:“娘,这是咋了?”

    这两天吴老太受尽了委屈,又是被楚云姐妹冤枉,又是被村长和妇幼干事以及吴老汉呼来喝去的教育,又是被乡亲们背后议论,一肚子的苦水没人诉说。

    见大儿子关心的问她,立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开了:“我能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