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大秦妖孽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秦妖孽: 第294章 逃亡的盖聂

    夕阳如血,映照在林间小路上,盖聂身上的白袍染上了一层血红,天明跟在盖聂身后,担心的看了一眼大叔。

    盖聂在楼兰被卫庄用蚩尤之剑刺杀,虽然打败了卫庄,但是蚩尤之刃留下的剑伤,几乎吸干了他全身的精血,跟随少羽的腾龙军团,谢绝了加入项氏一族的邀请,带着天明隐居在淮阴郊外的一个小村庄中疗伤。

    但是蚩尤之剑的剑伤很是诡异,狂霸之气差点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修养了一眼,没有半点起色,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大秦军队围攻淮阴,盖聂知道这里已经不再安全,带着天明悄悄起身。盖聂很清楚,大秦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山东六国中仅存的一个,齐国。

    所以,反其道而行之,带着天明万里迢迢的向着逃亡燕地。

    “大叔,这次我们要去那里。”天明已经习惯了流亡的生活,但是很担心大叔的伤势,如果路程太远,恐怕走不到终点。

    “燕地。”盖聂永远是那么的简短。

    “大叔,你的伤还没好,这么远的路恐怕我们走不到。”天明担忧的道。

    盖聂转过身来,一双依旧冷冽的眸光看着天明“天明,不管路有多远,大叔走不走的到,你的目标都是燕地。

    “为什么。”天明茫然不解的看着盖聂“大叔,燕地有什么好。”

    盖聂看着远方的山峦,好半响才道“大叔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所以只有将你交给墨家,我才会放心离开你。”

    天明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小孩,经历了无数次的追杀,已经让他明白,大叔所说的离去,就是永久的沉眠。语气有些哀伤的道“大叔,我们休息一会儿吧!秦兵不会发现我们。”

    “你累了。”盖聂看着天明,冷冷的问道。

    “我不累,但是大叔需要休息。”天明担心的看了一眼盖聂身上的伤口,已经流出鲜血“必须给大叔找大夫疗伤。”

    “这种伤普通的大夫是治不好的。”盖聂的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表情“我们要去的地方还很远,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天明,你要坚强。”

    天明点点头“我会坚强,和大叔一样的坚强。但是大叔,你为什么相信墨家。”

    “因为除了墨家,我也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了。”盖聂终于露出了一丝苦笑“你父亲就是墨家的人,墨家应该可以照顾你长大。”

    “我父亲。”天明迷惑不解的道“我父亲究竟是什么人。”

    盖聂看着天明脖子上的阴阳咒印,摇头苦笑“你的父亲是一个很难评价的人,现在的你还小,不许要知道这么多,但是你一定要记住,追捕我们的人不见得是敌人,欢迎我们的人不见得是朋友。”

    天明更加的迷惑“大叔的话好奇怪,我为什么听不懂。”

    “现在的你还不能懂,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将来总有懂得的一天。”盖聂看着如血的夕阳“如果大叔倒在路上,你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的身份,大秦的罗网遍布天下,一不小心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天色终于昏暗了下来,盖聂靠在一棵大叔上,喘了几口气。

    天明站在山顶,看着落日的最后一道余辉,远山如黛,那就是自己和大叔要去的地方,山脚下良田连片,几间房舍点缀在山林间,已经点燃了烛火。

    “大叔,我们要不要去借宿,顺便找个医生。”天明问道,但身后去没有回答,扭头一看,盖聂已经栽倒在大树的旁边。

    这一路行来,盖聂总是突然之间的晕倒,天明早就习惯了,快步走到盖聂身边,将他身体放平,让他可以更舒服点。

    但是肚子一阵叽里咕噜的乱叫,天明快步的钻进山林中,没有多长时间拎着两只山鸡走了出来。盖聂是剑身,自然不屑做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花完身上的金子,经常忍饥挨饿。

    从淮阴到燕地边境,全靠天明捕捉一些山鸡野兔过活,当然,天明捕捉到的最多的还是家鸡,只不过到了这种地步,盖聂也不多说什么。

    拔掉鸡毛,天明的目光看向了盖聂手中的渊虹,快速的拔出长剑,将两只山鸡清除内脏,点燃一堆篝火,架在树枝上烧烤起来。

    “大叔,你先睡一觉,等你醒了,美味的山鸡也就烤熟了。”天明快速的将渊虹放回盖聂手中。

    一辆四匹白马来着的香车,远远的停在远方的山脚下,将闾蹲在车辕上,赶车的已经变成了小邪,两眼放着亮光,看着刚从山里中回来的逸风,马车一旁站着全身战甲的巨人无双,一只烤全羊已经大半落在他的肚子里。

    “你确定那是一个剑客还有一个小孩。”将闾不是不相信逸风,九黎人的忠诚无可置疑,但是修为的不足让将闾很怀疑他的眼力“那个剑客还受了重伤。”

    “没错。”逸风坚持道“我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几次那个剑客突然回头,差点发现了我。而在山梁上,那个剑客靠在大树上,身体忽然倒了下去。”

    车门突然打开,月神从车厢中走了出来“公子,你怀疑那个剑客是盖聂。”

    将闾摸着鼻子,两只眼滴溜溜的转“这里是项氏一族隐居的地方,距离燕境只有一步之遥,如果那个剑客是盖聂小孩是天明,这种事情就有点诡异。”

    “你在怀疑他们来燕国的目的。”月神轻笑道。

    “那是当然。”将闾笑道“燕王喜联系匈奴东胡,想要复国,而墨家也在蠢蠢欲动。要知道燕王喜可是有十几万轻骑,但是却没有统兵的上将。墨家偷鸡摸狗,做个玩偶还行,但是领军打仗,也不是他们所长,我怀疑项氏一族在这里,就是等待机会穿越边境投靠燕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