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风华重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风华重回: 第255章 又一道圣旨;休朝三日

    苏常进去,“皇上。”

    “传朕口谕,湘妃兰氏,性资敏慧,蕙质兰心,深慰朕心,着封为皇贵妃,代管六宫,赐封号‘兰’。”

    “是。”

    苏常垂眸听着,眼中满是惊异,这位湘妃娘娘方才升位,这才不过两日,便攀升皇贵妃,还代管六宫!

    后宫这些娘娘……恐要坐不住了。

    他缓步后退出来,将兰素封为皇贵妃的消息传了出去。

    兰素看向皇帝,泪眼朦胧,她颤着身子起身跪下,嗓音有些发抖。

    “臣妾,叩谢皇恩。”

    “起来吧。”

    凤微雨起身扶起她,让她躺下,为她掖好被子。

    “你身子骨本就弱,好生歇息,朕……明日再来看你。”

    “好。”

    除了兰沁宫,皇帝柔和的神色蓦然变冷,眼中闪着阴鸷的暗光。

    而兰素,则看着帐顶怔然,她突然猛咳起来,一抹猩红滴落在床被上,异常刺眼。

    她伸手抹掉唇边的血迹,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该来的,总会来。”兰素低声轻喃,“才不过半年……摄政王倒是无意间帮了我一回。”

    秋华从寝殿外进来,关上门的那一刻,瑟缩地身子挺得笔直。

    她行至床边,见兰素已经昏睡了过去,不禁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替她换了床被子,处理了带着血的被子。

    主子心里……背负了太沉重的仇恨,她只希望主子能多活一些时日。

    ——

    东方欲晓,霞光朦胧。

    宫中传出一道圣旨,将将封妃的湘妃再次升位,位居皇贵妃,代管六宫,封号‘兰’。

    这一道圣旨背后的层层隐秘,皇城中人津津乐道,散入五国。

    皇玉得知此消息,整个人神清气爽,一早便到了摄政王府。

    听闻云璃还未起,也不恼,独自坐在琉璃小筑外的凉亭中,欣赏着池中因微风拂过荡起的涟漪。

    凤微澜一早便起身去上朝,云璃则又在床上赖了许久才懒洋洋的起身。

    听闻皇玉长公主一早就过来,她挑眉,冲怀香招招手,换了身衣裳,盘好了发髻,才朝凉亭而去。

    看着又变回之前傲人矜贵的皇玉,她无声笑笑。

    “姑姑。”

    “起了呀!”

    “姑姑今日心情甚好。”

    皇玉点点头,笑眼看着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下,亲自煮茶斟茶给她。

    “今日宫中传出了喜人的消息,本宫自然高兴。”

    “皇帝妥协了?”

    “何止?”皇玉轻抿一口茶,“他将兰素封为贵妃,执掌六宫。”

    云璃挑眉,“这道圣旨一下,他的路可走窄了,接下来,他可有的烦。”

    “可不是?”皇玉笑笑,“你说本宫该不该笑。”

    “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云璃眸中带笑,“皇帝现在分身乏术,我正好去办些我的事。”

    皇玉眉目微挑。

    云璃却不说话,同她告辞离开。

    皇玉看着云璃离开,眼中闪过一丝探究。

    这五国之间,有哪位主母敢将后院的权柄都交给夫君的小妾?

    可她不仅将权柄放给了那个庶妃,自己过得还甚是快活,成日里比阿澜还要不见首尾。

    即便是大国出身的公主,也难有这般气度和心性,也不知这孩子在琅琊都经历了些什么?

    云璃只身一人出了王府,去环殊坊换了身衣裳,带了张不起眼的人皮面具,到了御明楼的二楼包厢。

    不消片刻,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云璃起身开门,来人进来再关上门,再到跪下,一气呵成。

    “属下张晓,见过主子。”

    “起来吧!”

    张明川起身,眼睛看着脚下,丝毫不敢抬头看她,神色却十分恭敬。

    “皇城之乱一案,可查到证据了?”

    张明川回话,“人犯已认罪,按理来说这个案子已然结束。”

    “我让你查的东西呢?”

    “三月前,在姒女地下拍卖场,确实有一匹柔水锦被人拍走。不过,那个买家是司楚人士,出手阔绰,不似普通商人。”

    “是谁?”

    张明川摇摇头,“属下无能,无法查到此人。”

    “你查不到,山庄也查不到?”

    “是。”

    云璃眉目微挑,“又是司楚……这位长乐郡主,还真是心比天高,与狼为伍竟也不防备。”

    “长乐郡主那边,山庄倒是查到一点事情。”

    “说来听听。”

    “长乐郡主是九鼎阁的阁主。”

    “哦?”云璃这才来了兴趣,她转眸看着张明川,“她是九鼎阁的阁主……据我所知,九鼎阁可不止一个阁主。”

    九鼎阁。

    江湖中一个二流势力,行事向来低调,但阁中之人却是身怀各异,共有三位阁主,阁中分三六九等,一人掌管三阁。

    云璃想了想,再道,“可知她是哪位阁主?”

    “当是掌管中三等的二阁主怅惋。”

    “怅惋……难怪……”

    九鼎阁二阁主怅惋,主管中三等,情报、钱财和毒药。

    云璃低垂着眉睫,面上沉思。

    温清婉是九鼎阁的二阁主……

    九鼎阁的落点是在姒女……

    而温清婉手中那块柔水锦来自姒女地下拍卖场,但买家却是个司楚人士……

    沐阳是毒门后人,也是九鼎阁的人吗?

    “查清楚沐阳这些年都是怎么躲过我们的耳目成长至此了吗?”

    张明川摇摇头,“属下无能。”

    云璃敛眸,“你先回去,看好沐阳。”

    “是。”

    张明川恭敬行了礼,才退出去。

    云璃行至窗边,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神色微沉。

    勾搭上了温清婉,还将沐阳送到了摄政王府,皇帝与他之间也达成了某种约定。

    独孤宁逸……

    野心不小。

    云璃顺着这条线,大致理清了皇城之乱中独孤宁逸发挥的作用。

    只可惜,她算漏了一个人。

    但也好在,这个人并未完全信任独孤宁逸。

    凤微澜下朝回府,神色比前两日好看许多,眼中还含着一丝意犹未尽。

    云璃比他早一刻回府,打趣道,“王爷这是回府路上瞧见了谁,惹得你如此开怀。”

    “阿璃,你是没瞧见今日朝堂的情形。谏言的奏折摆了两尺高,朝中个个劝他三思。”他嘴角微勾,“他那脸啊,黑沉如墨。”

    “结果呢?”

    “结果?”凤微澜神色微动,“帝皇不爱江山爱美人,力排众议,休朝三日。”

    “休朝三日?”云璃蹙眉,“他明知这时所有人都盯着他出错,先是封妃号‘湘’,再是提个身份卑微的妃嫔执掌六宫,如今竟然休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