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青萍: 第528章 他来啦!

    笔趣阁 ,最快更新青萍最新章节!

    晏有财打通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竖洞,他身材瘦削,又为了抢功,先钻上来的。

    如今得知救世主出现,狮王和鬼王自然是巴不得马上下去,见见自己的亲人、部属,最好逃之夭夭,免得再给人当免费打手。

    可是,他们所率领的部下,全部都是原住民。他们也摸不清楚,如果现在想往下钻,会不会因为叛逃举动,被部下追杀。

    反正晏有财说了,下边那位救世主要上来,不如先去向主子汇报,想必因为此人的出现,这仗也不会再打了。

    至尊住在雷云洞。

    这里是第六层伏妖塔中,少见的还没有被毁去的一块福地。

    这伏妖塔中没有日月,没有风云,可是偏偏这雷云洞中有雷有云。

    电光闪闪,雷声隐隐,终年不绝。

    狮王率人急急返回雷云洞,向着洞内躬身禀报:“至尊,赤狮回来了。”

    “嗯?这么快就打败他们了?”

    狮王有些尴尬:“呃……启禀至尊,我们……没打太久……”

    洞中云雾缭绕,传来一声冷哼:“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打输了?”

    狮王赶紧道:“没有没有,是因为……我们正在交手,第五层的人,竟打通了原本封闭了的通道,有人爬上来了。”

    洞中惊咦一声:“他们居然打得通那通道?就算本座出手,也得颇费功手呢,倒是出人意料。不过,那又怎样?那些蝼蚁,上不上来,有何打紧?”

    狮王干咳一声,道:“他们说,是奉了救世主之命打开通道的,很快那位救世之主就要上来,所以,属下赶紧来禀报至尊。”

    洞中沉默片刻,突然惊天般一声巨雷,电光噼啪作响,一阵阵火云祥气从洞中飘了出来。

    “救世之主?他们真是这么说的?那人真的来了?”

    随着声音,火云涌动,一道人影一步一顿地从洞中走了出来。

    此人身量极宽且壮,坚如山岳。豹头环目,威武不凡。一对浓眉斜飞入鬓,一张阔口,有浅浅的两道法令纹,让他的相貌更增威仪。

    狮王也是极雄壮的男子,可是与之一比,气场立时高下有判,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狮王与后边众妖立时俯首,显得愈发恭敬:“至尊!”

    至尊沉声道:“那人在哪里?”

    狮王道:“地层还有十尺不曾打通,上来的那人只是开了一个洞,这十尺地层尤其的坚硬,但是以他们的速度,估计大半天的功夫,也就打开了。”

    “走!带本尊去看看!救世之主?哼哼哼哼,哈哈哈哈,我想吃人了!”

    至尊腾空而起,身下火云流转,狮王不敢怠慢,立即腾身于空,在他前边引路,引着这位至尊赶向他们之前交手的地方。

    另一边,那位王上却是住在一处有参天古木、有千尺飞瀑的一处风景秀美的林中。

    整个第六层,几乎都化为一片焦土了,可这位王上所居之处,却是一派祥和,景致笼罩在湿润的空气中,如同仙境。

    鬼王携一众手下,提着那个吓瘫了的晏有财飞抵林子外边,便按下云头,不敢再飞行,而是步行上山。

    不过他们步履极快,仍然只用了不多的时间,便到了那千尺飞瀑下边。

    积潭中,水声隆隆,日夜不歇,仿佛雷鸣。

    潭边有一棵奇古的大树,树高百余丈,树围大如一座宅院,树下的气根密密麻麻,形成了一些蜿蜒的通道,许多鸟雀、走兽匿身期间。树高堪堪比瀑布的上沿高出一小截。

    鬼王站在树下,仰首望着树顶,抱拳恭声道:“王上,属下回来了。”

    片刻,一个神念在他脑海中想起:“自去歇息修行吧.”

    鬼王没有走,而是恭声说道:“王上,您所预言的那位救世之主,已经出现。“

    “什么?“

    千尺之树,无风自摇,簌簌声震荡无数的落叶,如同下雨一般。

    树顶那人终于说话了,声音清越悦耳,急道:“你说什么,救世之主出现了?“

    鬼王暗暗惊咦一声,王上每次亲自出战,都是一道火光遁去,根本难见其形,如今听这声音,竟然是女的?

    但是尽管知道了对方的性别,鬼王也不敢怠慢,毕竟人家的本领那是实打实的,要杀他如屠狗耳。

    鬼王忙道:“是!有第五层的人打通了通道,马上就要上来了。已经上来的人说,指挥他们打通通道的人,姓陈,学究天下,知古通今,神通广大,形容优雅,正是王上预言中的那位救世之主。“

    “真的是他?他姓陈?”

    树顶的声音激动起来,有些颤抖。

    鬼王顿了一顿,转身看向晏有财。

    晏有财就怕他的鬼气森森,被他青渗渗的面孔,吊丧的双眉、漠灰色的双眸一看,登时浑身哆嗦,忙颤声道:“是,是是。就是陈大人,听说陈大人从第一层上来时,三两下就把我们第二层搅得稀哩哗啦,小的当时正在齐天堡挖盗洞,不曾亲眼得见。等小的出来,他已经上天了,啊不!上了第二层……“

    晏有财说了一段,气息总算喘匀了:“小的,小的主动请缨,登上通天塔挖盗洞的时候,曾远远见过陈大人一面,虽说隔着十来里地,可他站在山头上,就像一轮灿烂的太阳,看得小人手也软了,腿也酥了,差点儿站立不稳,一头从千百丈高的通天塔上摔下去,摔成一团肉泥。“

    鼠族最是机灵,同时也最是胆小,晏有财此时如何还看不出,这位王上和那什么救世主是友非敌,所以,赶紧吹嘘拍马一阵再说。

    “不会错了,是他!就是他!既姓陈,又有如此风采,还有更领说服一团散沙的伏妖塔群妖通力合作,除了他,还能有谁?“

    树巅,那女子的声音喃喃自语一番,然后清越的声音就向树下飘来:“马上随我去发现通道的地方,我要亲自迎他上来。“

    鬼王把灰扑扑的冥魂披风一甩,肃然道:“属下遵命!“

    说罢,鬼王便腾空而起,准备飞向之前的决斗之所。

    其他大妖巨鬼立时也随之而起,把那可怜的晏有财扔在了树下。

    晏有财也没闲着,立时在地上开始盗洞,准备钻进去躲个安全。

    可是,鬼王摆好了架势,正打算以最快的速度飞向决斗之地,可是……

    鬼王在空中定格了很久,树顶还没有人下来。

    呃……女人口中的“马上“究竟是多久?

    鬼王努力回忆着自己做人时的依稀经验记忆,难不成到了王上这种修为境界的女人,也脱离不了一般女人的通病?

    树顶,一个有庭院、有书房、俨然一个精致院落的树屋之中,一个红裳美貌女子正坐在梳妆台前,往脸上扑着上好的她自己采撷调理,用红玉、蓝霜、阳葵、石榴、苏方等花木调配而成的胭脂水粉。

    冰玉磨的梳妆镜纤毫毕现,镜中朱颜真真,美得不可方物。

    那红裳美人儿坐在香木墩儿上,纤腰如折,翘臀浑圆,身材曲线婀娜柔美无双。

    如此美人儿哪还用再打扮,出去已足以惊艳世人,可她犹嫌不足.

    陈郎来了,她一定要以最好的状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