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 第984章 最浪漫的事-送别

    天边的第一抹朝霞刚刚染上天际的时候,那紧盯着的大门前,有人影闪过。

    刘睿宣瞬间来了精神,目不转睛地朝那扇大门看了过去,心下不由得怔了怔。

    自己看走眼了?

    怎么是人进去不是出来的?

    眨了眨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又有人在大门前出现了。

    一闪,又消失了。

    嘿!

    刘睿宣抬手揉了揉眼睛,朝那不足百米的宿舍大门前又看了过去,下意识地抬起手腕看了看。

    五点五十五分?!

    莫非,也有人像他一样,起了个大早,去静泊边晨步了?

    刘睿宣将视线又移到了宿舍门前,咳咳,又看到有人身影闪进了宿舍大门。

    以前,他在静泊边晨跑的时候,牙根就没有看到有其它人的晨跑的,莫非,是在其它地方跑的?

    随她去吧。

    静云校园那么大,他之前的一年多快到两年的时间里,见到浅浅的次数好像,也才十几次。

    想到这里,刘睿宣有些释然的心,又瞬间有些堵塞了起来。

    他和浅浅虽然见了十几次呀,但只有一次是真正的面对面对视的,其它的那些相遇,要么是他傻傻的走到了前面,要么是他呆呆地没有看清从旁经过的浅浅,要么是他和秀秀一起说说笑笑的不曾注意到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浅浅。

    现在想来,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怎么可以蠢到那种地步呢。

    刘睿宣砸了砸嘴,眼眸低垂,看到了自己的裤脚和鞋子,瞬间,抬手又摸了摸鼻子。

    此刻的他,不同与“昨天”,现在的他,虽然头发还未剪,微微的有些长,但是,今天的发型,他很认真的理了理,原本的中分,被他生生的梳向了左偏分。

    今天的衣服,也不是“昨天”的形象了。

    他从衣柜里找出了从前的白色米色系的衣服。

    那些是之前买的,或穿过,也或者没有穿过两三次,便被后来深深地埋到柜子里了,一同埋藏的还有对浅浅深深浅浅的眷恋。

    一年前的夏天,他最终没有再遇到那让他莫名感到熟悉的身影——浅浅。

    在后来的时间,有意或无意地遇到了那两个男生——上官琛和夏天,那天的无意中,他听到了其中一个男生夏天对上官琛的话。

    话里话外都在说着一个事情。

    欧阳馥浅有男朋友了!

    他很冲上去问问,那个人是谁?

    当他忍着心痛走到那两个人的前面,回首时,便没有了再问下去的理由。

    那其中的一个白衣少年,他认识!

    静云哲学系的名人,学生会的副主席——上官琛。

    那天后,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深一脚低一脚的离开的,只是在后来的时间里,他的天空便黯淡了下去。

    曾经所有的留恋和念想,在那一刻化为了齑粉!

    再后来,七月如期的到来,放假了。

    放假后的他,看着秀秀一脸的得意,便不由得把自己的悲伤藏了又藏,藏了又藏,然后笑着对秀秀说,真好,终于心想事成了。

    秀秀笑着对他说,哥,有些事情,不必太执著了,该放手的时候也要学会放手了。

    他朝秀秀看了过,顿了顿,低笑了起来,低笑着说,好。

    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所有的坚持到最后都成了笑谈呵。

    他以为,浅浅会和他一样,还会记着他;他以为,浅浅会记得曾经的约定;他以为,浅浅会记得最初说过的话的。

    原来,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呵!

    谁把童年的时候常记在心间呢?谁又会把童年的戏言当真呢?惟有他呵,傻傻过着那个最初的约定,记着小学时那粉色的信件,记得那些曾经的美好。

    整整一个月暑假,明明是酷暑,他却觉得自己的心情又降到了冰点,就像多年前的那次小升初,整个人都濒临崩溃的边缘,却只能用苍白虚弱的笑脸来掩饰。

    那,真是一种痛极的感觉呵!

    再后来的九月,秀秀要到n大去读书了。

    他,依然来到了静云帅大,只是静云师大的天空,再也不恢最初的天蓝蓝,水清清。

    那时起,秀秀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对他说,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来n大读研。

    他便笑笑,随便应声。

    在那样的笑声里,他又想起自己当年的执著,来静云的目的。

    只是现在,那人的身边已有了另一个“他”的存在。

    他,又能如何呢?

    回到最初的原始,他却做不到了,遍体鳞伤的他,如何能回到最初的完好如初呢?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有声音传了过来。

    那声音极熟悉的!

    刘睿宣抬起头循声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那白衣飘飘人,在一群五颜六色的身影中,格外的引人注目。

    那身影他熟悉——那是浅浅!

    刘睿宣原本想迈出去的脚,瞬间又缩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居然有那么多人来给浅浅送行?

    还好,他来了,不然,刘睿宣握了握揣在口袋里的手,抬脚朝那一群人走了过去。

    不然,他肯定会后悔的,浅浅也会难过的吧。

    夏阳说得对,来都来了,那他就不准备再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了,况且,那一群五颜六色的人,也不一定认识他。

    走到一半,看到浅浅忽然间朝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瞬间,脚下一顿,下一秒,嘴角微扯,继续往前走去。

    浅浅在朝他笑呢。

    他就知道,他今天是来对了。

    还未能走到那些人的近旁,隔着十几二十米的距离,看到那一群原本围在浅浅身边的五颜六色们,忽然间朝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只那么一眼之后。

    他听到了一阵阵的议论和揶揄声。

    “哦!难怪让我们回去呢。”“原来是小男友来了?!”“浅浅,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就是就是。”

    “早说,有小男友来送你,我就不起个在早了。”“就是就是。”“我们太难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打趣着调侃着朝他看了过来。

    刘睿宣脸上不由得一热。

    他又大意了,他怎么忘记了,昨天晚上那一群参与演出的观众们了呢?

    现在是,继续往前走呢?还是等着浅浅招呼他呢?

    刘睿宣脚下一顿,朝人群里的浅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