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洪荒之人族天帝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洪荒之人族天帝: 第1008章 杀人心浓

    一缕陌生的圣人气机,一缕并未消失的圣人气机,甚至给人一种愈来愈清晰的感觉。

    一开始便如同一道光掠过,神情激动之人或许会忽视,但是,渐渐的便再也无法忽视了,它不仅仅没有消失,甚至有愈来愈强横之意。

    无数的人睁开了眼睛,震惊的站起了身子,睁大了眼睛不知这气机为何会出现。

    鱼海海外,岛屿之上,碧游宫中,通天教主正在和元始天尊俩人看着面前一面镜子皱眉,但是,就在此刻,他们俩人豁然齐声,齐齐变色。

    通天教主禁不住喃喃出声“怎么会?陌生的气机?难不成这世间有人要证道成圣了?”

    元始天尊却豁然变色,他失声道“会不会是夏启?”他都没有注意到,他说出这俩个字的时候声音是多么的颤抖,他的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深切的恐惧。

    通天教主闻言,竟然呆愣了足足有三秒钟才摇头道“应该不会,那夏启也才初初破入半步圣人之境界,虽然半步圣人到圣人之境,并不需要如何积累,但是,应该不会这么快吧!”通天教主自己都未曾注意,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里面有多少不确定的语气。

    面对夏启,他们实在是不敢太笃定太用寻常人的思维去判断。

    元始天尊死死的掐了自己一把,才稳稳的坐了下去,开口道“应该不会,半步圣人晋升圣人,并不需要太多积累,但是,其实却是修炼一途最难的一步,证道,悟道,还需要大功德加身,需要历经红尘。”

    只是,元始天尊不知为何,越说声音越低,脸色也愈加难看了起来,话还没有说完,通天教主突然一声惊叫“夏启此人,不再三界之中,超脱了五行之外,他无须证道,无须悟道,无须大功德加身,对于旁人来说最难的一步,对他来说可能是最简单的一步。”

    其实更准确的来说,其实,准圣极颠之后便是圣人境界,并没有所谓的半步圣人这一境界,只是,想要成圣实在是太难了,要顿悟天地证道,还要有大功德。

    所以,渐渐的人们便细化出了半步圣人这个境界,就是形容那些并未证道还在悟道境界的人,所以,半步圣人境界到圣人境界,可以说是最难也可以说是最简单的一步。

    没有什么屏障,只要你顿悟了,你沟通天地了,一瞬间,便也就是圣人了,但是,如若你无法顿悟,那么哪怕你历经红尘万年,亦是无法跨前一步的。

    这是质变的一步,由蝼蚁跨入圣人的一步,却让天底下九成九的修士苦起一生,都无法跨出那一步,其中很大的原因其实是天道的压制。

    但是,夏启却不在此列。

    所以,当想到这一层的时候。

    “咔嚓”

    元始天尊坐下的椅子竟然被他压成了齑粉,堂堂圣人竟然呆愣在当场,然后一跃而起,嘶吼道“必须阻止。”

    细细去看,通天教主好似傻了一样,听到这句怒吼,他才反应了过来,施展身法便掠了出去。

    “对,去洞天北方。”

    “轰”

    一声巨响,他们甚至来不及从门走,生生撞穿了面前所有的阻挡物,好似长虹一般的消失在了天边。

    ……

    与此同时,洪荒不知名的一处庙宇当中,楼亭台榭古朴泛着沧桑的色彩,油漆斑驳掉落严重,墙面之上更是坑坑洼洼残破不堪,犹若随时会倒塌一般。

    便在此时,蓦然亮起俩团金光,原本沉寂的空间瞬间鼓荡起了森森杀气。霎时间,墙壁悄无声息的化作了粉末飘散在空间当中,好似从未存在过。

    灰尘升腾中,一道生冷的声音笃定道“一定是那夏启,他即将突破到圣人境界。”

    “也未必吧!”另一道声音有些不确定道“他才进入半步圣人多久,怎么能这么快?”

    “他并不能以常理度之,切勿小看他,对待他一定要高看高看再高看,戒备戒备再戒备,我此次绝对不会再小看他。”

    顿时,之前另一道不确定的声音沉默了,然后斩钉截铁道“如若真是如此,此次无论什么情况,夏启必须死!”

    “夏启必须死!”

    一声怒吼响彻,匾额屋檐柱子门窗,顿时如同灰尘堆积的一般,四散而开,就好似虚幻的幻觉,不曾存在过一般,但是,那地下的地基却证明,就在上一个瞬间,这里有一座不小的残破庙宇。

    灰尘还未散开,一道金光便直窜而出,携裹惊世杀机飞掠而去,旋即又是一道金光泛起,十二品功德金莲的影子一闪即逝。

    ……

    而这些圣人相对的,大多数感受到的修者全是有些难以置信,却不敢笃定便是夏启,他们不仅不敢露头,甚至更加蛰伏了下去,圣人不同于法宝。

    法宝波动越是强大,越容易让人舍生忘死,但是,一位圣人越是强大,越会让人躲避的远远的,没有人会为了满足那点好奇心而赶到一位可能成圣的人面前。

    他哪怕无意杀人,成圣之时所带来的波动,都可能将准圣极颠的人震散。

    幸而,这缕陌生的圣人气机,弥漫在洪荒各处大约三四秒钟之后,便也消散不见了,没有持续加强,所有人顿时又陷入了迷惑当中,这究竟是错觉还是其他?

    而洪荒整个世界当中,或许有一人能够笃定的说这绝对不是错觉,灵车几乎已经化作了木雕,痴呆的半扭头看着夏启,眼神都呆滞了。

    “咔嚓”

    他手中的方天画戟碎裂成渣,他离的太近了,夏启哪怕能控制住那暴走的气机不伤害到他,也无法控制到不伤害物品。

    碎裂的残渣滑过灵车的脸颊,留下一道痕迹,如此情况,灵车才算是醒了过来,然后就是整个人开始颤抖,他的面前夏启虽然没有丝毫变化。

    但是,他知道,刚才那一瞬间,那缕气机便是从夏启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的嘴唇都在微微的抖动,喉咙发干,良久之后才挤出了一句话“陛下,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