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寻龙天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寻龙天师: 第814章 消失的尸骨(上)

    面对着我的诘问和冷冰冰的杀机,刑鬼隶头一次安静了下来。

    不再哆嗦,不再恐惧。

    皱巴巴的狗脸上涌出人性化到极点的憋闷神色,狗眼睛耷拉着,委屈巴巴的低吼道“你可以嘲笑我长得丑,你也可以说我看起来像条狗,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品味……”

    不过,可能是考虑到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问题,很快,它的怒气一泄,小声的辩解了起来“我虽然是阴曹地府里土生土长的,可好歹也算是天生地养的精怪,而且开了灵智,早就已经摆脱食尸这种低级趣味了,实际上……我只喜欢甜食,那是幸福的味道,尤其是蜂蜜,简直是我的最爱……”

    我没兴趣和一条狗在一间臭烘烘的墓室里探讨美食,尤其是该死的甜食,吃那么多,也不嫌胃酸,冷冷打量了它片刻,确认尸骨应该确实不是被这东西啃掉了,这才撒开揪扯在手里的皮毛,把刑鬼隶稍稍向外推了一些,问道“那尸体呢?尸体到哪里去了?别告诉我陶望卿的尸体本来就不在这里,小稚的异样已经明确告诉我了,她前世的尸体一定被镇压在刘去疾的墓葬里!还有那几具碎掉的石像,那应该都是你手底下的喽啰吧?到底是谁干掉的?”

    可能是被我扯的狗脸青痛,刑鬼隶狠狠摇晃的着大脑袋,松垮垮的脸皮剧烈摇晃,一时波涛汹涌,嘴角的白沫子被甩的横飞四溅,老白刚刚凑了上来,被“啪啪”甩了满脸,甩手一个逼兜扇在刑鬼隶的面门上,这厮这才老实了一些,正色道“首先,我得纠正你一点,那些石鬼以及傩兽不是我的喽啰,我们只是抱团取暖,合作关系,所以,它们的任何行为都与我无关,包括那个吞了你朋友的疆良,这一点必须要明确,你们不能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栽!

    其次,我还要强调第二点,你所说的那个陶望卿已经没尸体了,严格的来说,就是七零八落的一些散碎骨头。

    不,说散碎骨头都不准确。

    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一大堆的工艺品!

    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块骨头都被制作成了骨雕,人头被做成了酒杯,腿骨被做成了手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雕刻品,这些东西都是隔壁那位收藏品,唔……对,那家伙好像还是个王后来着。”

    我觉得可能我师父不在了,刑鬼隶稍微有点跳,屁话一大堆,于是就对旁边的无双使了个眼色。

    森冷的陌刀无声无息的搁在了刑鬼隶的脖子上……

    刑鬼隶狗身一颤,不再说那些我大概能猜到的事情,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

    这厮……是被刘去疾手底下的能人异士给直接接引来这里的。

    它本是阴间之物,在阴曹地府有人嫌狗憎,完全就是个小透明,阳间更是完全没它的名头,莫说是寻常老百姓家里供奉了,就连我们这个行当里都鲜有人听说过它这么个玩意。

    然而,那一日,它竟然收到了来自于阳间的请神祭祀。

    请的大神,正是它!!

    这可算是破天荒的事情了,不过再破天荒,正常来说刑鬼隶大概也是不会心动的,因为阳人对它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这么没头没脑的跑上去,很容易钻进套子里。

    可那一次,它实在没办法拒绝。

    伴着通灵香的幽幽香气,它是嗅到了一股子让它恨不得举霞飞升的香气。

    像是蜂蜜的香气,但又比蜂蜜还要香上许多,对它的吸引力几乎是致命的!

    在那味道的吸引下,它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顺着请神祭祀的由头来到了这里。

    墓室里林林总总的站着四五个人,待它冒头看清情况后,鼻子都气歪了。

    祭台上连一滴的蜂蜜都没有,只有一个扒的精光的死人!

    那是个女人,死去已经多时了,脖子上有密密麻麻的针脚,看样子脑袋都是缝上去的,其血肉呈现出一种琥珀色,看着晶莹剔透的,透过肉下面的一根根骨头都清晰可见,如一大块人形的蜜饯一样!

    “王后昭信?”

    我不敢置信的问道“它们竟然把王后昭信的尸体拿来做祭品了?”

    这个很容易猜,事发后,广川王刘去疾被除爵流放,中途自杀,王后昭信被斩首弃尸,按照刑鬼隶的描述来看,祭台上面的人应该就是王后昭信无疑了!

    至于尸体为什么会呈现出那样的状态,这个很简单,就是一种古老的尸体保存方法,很多古墓里的古尸都用过这种方法,大体上来说就是挖掉内脏,像制作蜜饯一样,把人给蜜制起来,如此就能达到防腐的状态了,那些摘下来的内脏则会洗净风干,再装入小坛子里,放入棺材,随着死者一起下葬。

    昭信被斩首,路途漫漫,在古代那种运输条件下,尸体肯定得经过处理才能运到这里,不然早就烂掉了。

    刑鬼隶肯定了我的说法,拿来祭祀的尸体,确实就是昭信的尸体无疑!

    蜜制的尸体,用臭节草的草汁加糯米汁儿擦拭一遍,就会散发出对刑鬼隶有致命诱惑的味道,再通过请神祭祀仪式,有很大的几率会把刑鬼隶给吸引上来。

    只不过,刑鬼隶不食尸,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味道而已,却不会真的去吃。

    用眼前这厮的话说就是,蜜汁味儿的粑粑它仍然是粑粑,可以欣赏一下气味,下嘴就有点过分了。

    这样的祭祀近乎于是诈骗,所以刑鬼隶很愤怒,不过鉴于自己已经钻上来了,它在适当的表达自己的愤怒后,立刻就消停了。

    而墓室里的那四五人也不含糊,立刻放出早已培养好的啖妇,答应供养它。

    如此一来,刑鬼隶就彻底没说的了,立刻询问这些人的意图。

    这几个人说,想请它帮忙除掉一个人,一个可能会在未来的出现的人!!

    这个未来有多远,那几个人不知道,可能是几十年,可能是几百年,可能是上千年,总之,这个人一定会出现,而且一定会来到这里。

    刑鬼隶才不关心多久,只要有啖妇在,一切都好说。

    那几个人又说,让它把跟着它的石鬼和傩兽请上来,待它请上来后,那几个人就把陶望卿的骨头分成几份,分别塞入那些石鬼和傩兽所化的石像口中。

    石鬼和傩兽本就是食鬼之物,死人的尸骨放在这些东西的嘴巴里,自然是镇压住了。

    这就是真正镇压陶望卿尸骨的布置!!

    不过很显然,刘去疾身边那几个人好像并不是只打算镇压尸骨,他们真正的目标……就是陶望卿的残魂转世之身。

    这从他们的布置就能看得出来,那些人明确说了,小稚的魂魄很特殊……寻常人、寻常的食鬼兽根本剥不出来,只有刑鬼隶这等东西才能剥的出来,只等把魂魄剥出来后,直接塞入眼前这口巨大的魂瓶儿里就可以了,这种布置的目的很好理解,魂瓶作为墓葬里的一种布置,既是让鬼魂安歇的地方,又是防止鬼魂逃逸,出去祸害人的布置!

    小稚的身体里只有残魂,入了魂瓶,逃不出去,又没了肉身,残魂要不了多久就会散掉!

    由这番布置不难看出,刘去疾身边那些能人异士,他们好像意识到了陶望卿魂魄的特殊性!!

    这和我们最初的猜测完全不符!

    最早的时候,我们几个一致认为,昭信作为赫赫有名的毒妇,在用极其残毒的方法杀死陶望卿后,犹自不解气,这才保留了陶望卿的骨头,请了刘去疾身边的能人异士继而进行镇压,让陶望卿永世不得超生。

    现如今看来……恐怕还有更深层次原因!

    “在和他们达成祭祀共识以后,我就留在了这里,至于那几个人,后来去了主墓室里主动给墓主人殉葬了,在此期间,我也听到了他们的一些说法。他们说,弥天大祸是毒妇昭信闯出来的,死了以后,拿她的尸体来祭祀,也是应当的,看他们几个人当时咬牙切齿的模样,应该是恨透了那个昭信。”

    刑鬼隶犹豫着说道“听他们当时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在刘去疾被除爵流放的路上,发生了特别特别恐怖的事情,这些事情直接促成了刘去疾自杀,也让他们几个下定了决心,无论付出多重的代价,一定要把陶望卿的转世残魂弄死,绝对绝对……不能让她彻底圆了魂魄!!”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