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你是我的天使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你是我的天使呀: 第619章 猫猫的拍卖行,不入流的混混【二更】

    …

    第二天一早。

    猫猫来到一个拍卖行。

    她在门口站着看了一会,眼前的这个建筑带点欧式,是个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建筑。

    而门上悬挂着牌匾,上书——天承拍卖公司。

    此时还早,那精致的小门从里面打开,有个人从里面出来,他刚站好,突然就看到了猫猫。

    愣了一下之后,他飞快跑过来。

    “门主,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提前打电话啊?我们好去接你。”

    来人叫周双,三十多岁,精明的很,是要门的人。

    他十分恭敬的请猫猫进去。

    “我去了一趟丁永春家。”猫猫走进拍卖行里,边走边看,“白将呢?”

    周双“他很早就出去了,说是要盯着点《青鸟观霞图》。”

    一楼和二楼有两个不同的拍卖厅,其它的工作区也很严谨,猫猫对这里还挺满意的。

    “不错。”

    周双一听,顿时笑了起来,有点骄傲。

    “门主,我们的拍卖行已经开业两个月的了,只举办过两次小型的拍卖会,什么时候我们能来一场大的啊?”

    周双很关心的问。

    没错,这天承拍卖公司,是猫猫早就注册成立的,周双以前是古玩鉴定师,也做过拍卖师,还做过估价师,一直在拍卖行混。

    猫猫成立天承拍卖公司的时候,直接让他来做总经理了。

    “联合拍卖之后,你就可以大展拳脚了。”

    周双兴奋的点了点头。

    他们一直在等着!

    同行在得知天乘拍卖行出现的时候,明里暗里的一直打探,还在想法设法的的拦他们的拍品。

    而他们只是假意周旋,不做理会。

    门主说了,要门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最大的!

    联合拍卖是江南这一代早就有的传统,本意是为了交流和扩大藏品的影响力,但其实,这里面也有行业的潜在规则。

    每个拍卖行都要拿出足够分量的藏品,尽量拍出高价。

    每年的联合拍卖,都是一次拍卖行实力的公开比拼,赢了,就是这一行的龙头,输了,名誉会大受损失。

    门主说,让他们等着在联合拍卖会上公平竞争,没想到,万象拍卖行提前去针对东煌了。

    “呵呵,门主,万象拍卖行竟然以为,他们最大的对手是东煌拍卖所。”

    这点尤其可笑。

    猫猫说“把拍卖行的日程表给我。”

    周双飞快取取来,双手递向猫猫。

    猫猫仔细看了看,日程表上有下半年拍卖行素有的拍卖专场。

    “不错。”语气满意。

    正在这时,猫猫的手机响了。

    她摆了摆手,让周双走开,后者识趣的出去了,还带上门。

    猫猫坐在偌大的拍卖厅里,说话都有回声,“阿瑾。”

    “在哪?”他身边似乎有些杂乱。

    “我在h市的拍卖行。”猫猫低头把玩衣服上的绳扣,“阿瑾,你那里怎么那么吵?”

    木瑾似乎在走动,过了一会,安静了,“我这儿暂时走不开,你照顾好自己。”

    猫猫眨了眨眼,“好呀。”

    “《青鸟观霞图》我已经给白将了。”木瑾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更加磁性。

    以赝品《青鸟管辖图》替换万象拍卖行的底牌,这就是木瑾之前跟她说的办法。

    “喔。”猫猫应了一声。

    两人都安静着,猫猫听到了木瑾轻浅的呼吸,不由自主的笑了。

    “阿瑾,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

    木瑾的声音微哑“你什么时候想我?”

    “可能早上起床的时候,可能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可能吃饭的时候,还有可能,走路发呆的时候。”

    反正随时都有可能。

    “太多了。”木瑾似乎笑了一声,他说,“攒到睡前,我打电话给你。”

    “喔。”

    “老大快过来!有重大发现!”

    那喊声很洪亮,猫猫在这一边都听的非常清楚,那是麒麟的声音。

    “有点事,晚上等我电话。”木槿一边走一边说,说完就挂了电话。

    猫猫在这坐了一会,忽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丁楚发过来的。

    是她画的一幅画,画上是一只很肥的猫。

    猫猫看了看之后,我叫猫猫,但我不是猫

    丁楚又发过来一张图,这一次,是一张素描,画的就是猫猫昨天的样子。

    这个还差不多

    丁楚那边没有反应了,她抱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不是觉的无聊?猫猫问。

    丁楚犹豫了一下,嗯

    猫猫把自己的电影和专辑都推荐给了丁楚,那你看看我吧

    丁楚点开了电影,她觉得手机屏幕的光有点刺眼,但她仍然忍住继续看了。

    而猫猫等了一会,丁楚都没再发信息。

    “我的电影太好看了?还是我的歌太好听了?”

    猫猫离开了拍卖行,去吃午饭。

    ……

    “亲爱的,我只是玩玩她,你知道的,我最爱的人是你。”劳伦斯在在地上走来走去,不停的解释。

    “我捧你做电影的女主角,让你拿奖,给你千万代言!这还不能代表我对你的爱吗?”

    而康娇坐在床上,她看着劳伦斯,他虽然耐着性子解释,但她看得出来,他已经不耐烦了。

    康娇低了低头,冷笑一声,她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只是,她不甘心而已。

    她现在还不能离开劳伦斯,她的新电影还在他手里……

    再闹下去,对谁都不好。

    劳伦斯既然已经先认错了,她也没必要撕破脸皮。

    想着,她假装委屈的哼了一声,“不许你再有下次,也不需要你在找那个小明星。”

    劳伦斯一听她的语气有所软化,顿时停住脚步。

    “亲爱的,绝对不会了。”劳伦斯熟练的拉开了康娇的裙子,动作渐渐放肆。

    他压下康娇,肥大的脸拱在她的脖颈。

    康娇也意乱情迷,任由劳伦斯摆弄。

    可是,昨天晚上在酒店看到猫猫的那一幕忽然划过脑海,她猛地清醒了一下。

    “劳伦斯,为什么久猫猫会出现在那里?”

    “不知道。”劳伦斯动作凶猛,不给康娇多想的时间,很快扒光了她的衣服。

    他太清楚,如何让一个女人乖乖听话了。

    ……

    许久之后,康娇听着啪的关门声,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

    她坐在沙发上,阴沉沉的想着,久猫猫为什么会出现在昨天的酒店。

    她一定知道了,她和劳伦斯的关系。

    还有,公司新签的那个小明星!

    久猫猫会不会给她爆料出去?

    她竟然来到了h市,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想着,她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晚上。

    猫猫回到酒店。

    进么后,她轻轻嗅了嗅,闻到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

    她走进房间,一直走到沙发前,才忽然身体一软,倒在了沙发上。

    等了一会,卧室里才先后出来三个人。

    “这个久猫猫挺厉害啊!闻了那个迷香,竟然还能走这么远!”

    “她不是有功夫吗?说不定身体好。”

    “别废话了,抓紧时间!把她扔到床上!”

    一个人抬着猫猫的肩膀,另一个人抬着的她的腿,送到了床上。

    猫猫心里哼了一声,她都晕到沙发上了,还把她搬到这里。

    “久猫猫……也太他妈好看了。”一个人看着猫猫,咽了咽口水。

    另一人飞快的在床前架起了摄像机,粗声催促他,“别愣着了!快点干活!要是被服务员发现了,就完蛋了!”

    “脱光他的衣服!”

    那人靠近,近距离看着猫猫,色心大起,“这是总统套房,又没人打扰!反正也不耽误,人都迷昏了,我们干脆爽一把。”

    另一人也蠢蠢欲动,“是啊,这样的大明星躺在眼前,干嘛不?”

    可架着摄像机的那个人却道“你们不要命了!快点干完活,拿钱走人。”

    “你怕什么啊?她是大明星,就算被强了,她敢说去吗?”

    “就是。”

    那个不同意的人忽然走出去,“我去看着门,最多半个小时!”

    两人互看一眼,猥琐一笑。

    他们俩着急的脱衣服,可是,床上躺着的猫猫,却忽然坐了起来。

    “你,你……”

    猫猫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甩出鞭子,一起勒住的他们的脖子!

    猫猫用了很大的力气,两人根本没有时间喊叫,才挣扎了一会,就好像没有力气了。

    眼看着两人都开始翻白眼了。

    猫猫忽然改变主意,给两人嘴里扔了两颗丹药,松开他们,走出卧室。

    外面的那个人正在打电话,他没有发现猫猫。

    直到猫猫站在他面前,他才猛然站起来,“你怎么醒了!”

    猫猫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胸膛,那人砸在落地窗上,又落在地上。

    猫猫打开了他手机的免提。

    “你那里发生什么事了?我告诉你,如果事情办不成,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声音经过特殊处理,并不是原声。

    猫猫冷声问“你是谁?”

    对方愣了一下,猛地挂了电话!

    猫猫也不在意,走向了那个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人面前。

    那人不管不顾,从猫猫身边猛地就跑!

    猫猫一脚踢在他背后,他顿时就狠狠的扑在了地上!

    猫猫慢慢上前,踩在他后背。

    那人动弹不了,被踩的呼吸都上不来,他拼命的喊“不是我们要害你,是有人给我们钱,让我们害你!”

    猫猫居高临下,语气淡淡,“有区别吗?”

    那人恐惧不已,“我们不应该害你,求求你看在我什么都没做的份儿上,饶了我吧!”

    猫猫忽然移开了脚。

    那人立即爬起来,不要命的跑!

    卧室里那两个人也跑出来,三人一起冲向门的方向。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跑,都只在原地!

    他们低头一看,无比惊恐!“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他们脚下出现了一个亮着光的五行法阵,他们拼命的跑,却一直在这个地方兜圈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人!”

    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玄幻的事情!

    猫猫抽了纸巾,慢条斯理的把那个手机上擦了擦,然后装进了一个人的口袋。

    她拿出了刀,在手里慢慢把玩着,似乎在想事情。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能杀人!”

    “杀了我们,你也跑不了!”

    另外一个人,吓的尿了裤子,淋在地上,他浑然不觉。

    猫猫皱了皱眉,嫌弃的退后了几步。

    “所以,我在想一个既能杀了你们,又不会惹麻烦的办法。”

    “求求你了,别杀我!”

    “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三人又怕又悔,他们以为一个娇滴滴的明星,肯定很好对付,没想到,连他们最又把握的迷香对她都没用!

    早知道,就不接这个活了!

    “是谁让你们来的?”猫猫离得很远。

    “我也不知道,我们约定好办完事给钱,他打电话用的也是变声器,电话卡是临时办的。”

    “他让你们干什么?”

    “他说,让我们拍你的裸照,完事给我们十万块钱!”

    “我们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求求……”

    正说着,他们忽然发现,房间里忽然阴森起来!

    而他们脚下那个诡异的五行法阵消失了!

    他们想都没想,撒开腿就跑,有多快跑多快!

    冲出了门,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跑进了电梯,他们疯狂的按着关闭的按钮!

    电梯门终于合上。

    “为什么是上去了!我明明按的是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