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缘心灭: 第224章 可怕的事实

    巫神,一代奇人,关于他,有着太多的传说和谜团,不管在中原,还是在蛮荒,缘灭始终没有放弃过追查这个所谓神灵的底细,按理来说,蛮荒之人信仰通幽,而通幽又是上古神灵,既然如此,那巫神又是从何而来?为何他同样也能以神并称?还有那让人谈之色变的巫神古墓,里面有怎样的秘密,通幽成了虚无缥缈的传说,而巫神却还能在这世间残留一座古墓?太多太多的谜团,需要解开,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寒地,天色昏暗,平坦的地面上,棺木已是破碎,只剩袁起独立在那里,双眼再血红与紫光之间来回的变换,就像是一种身体的本能,让人无法捉摸。

    “巫神的兵器!”缘灭自语,不明白巫神的兵器,为何是一座通幽神像,而且这座神像非常的不一般,有一股强大的威压,修道至今,头一次让缘灭有种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就连面对西蒙时,都不曾有过。

    “快,快走!”自从那座通幽神像出现,男子的脸上再没了平静,甚至于可以说是恐惧,他拉着身后的男孩,就要往远处的深山跑。

    “呜~~呜~~~”冤魂的叫声传来,他们也在害怕,缘灭注意到那通幽神像的眼睛睁开了,两股绿悠悠的光芒中,写着一种贪婪,玉制的嘴巴微微张开,一股吸力,形成飙风,将那些冤魂吸入腹中。

    “熬~~呜~~~”冤魂发出的叫声,无比的刺耳,生前被无辜杀害,恐惧中形成了怨念,没想到死后,仍然得不到安宁,灵魂被吞噬,世间残忍之处,莫过于此。

    “啊!”男子惨叫,他没走多远,就被那股飙风中形成的一股淡紫色的力量禁锢,并且在疯狂的抽扯,他身旁的那个孩子也同样如此,身体仿佛被掏空,变的无比的虚弱。

    缘灭双眼微微眯起,这股力量对他和莫提还有万婷三人没什么威胁,可对这个男子和这些冤魂的效果非常明显,他似觉察到了一些东西,身体快如狡兔,窜到两人身后,两只手掌各按住男子和小孩,庞大的灵力灌了进去,强行将这两个人的身形稳固。

    “吸食魂力?”缘灭皱起了眉头,此刻他与这两人建立了一种联系,通过这两个人,能清楚的感受到这股力量的目的,那是作用于灵魂的力量,也难怪那些怨灵会如此惧怕且不堪一击,这是天生的克制。

    “谢谢!”男子稳固了自己的灵魂,虽心里有惧意,但仍然借助缘灭的力量开始反扑,护体罡气将自己和孩子牢牢的护住,一番拉锯之下,总算躲过了被吞噬的灾难,但他心里仍有着强烈的不安。

    “可否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有什么来历,为什么会这么针对你们?”缘灭发出了询问。

    男子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滴落,浑身都虚脱了,即便是这严冬时节,也硬生生出了一头的虚汗,闻言顿了一下,默默的说道“我们一族,名为魂落,世代在此隐居,有一个责任就是封印这把神兵!”

    “就是它么?”缘灭指着远处袁起手中的通幽神像,问道,“为什么?”

    “那是一把凶兵,可以吸食他人的灵魂,虽被巫神持有!可族内有典籍记载,这把兵器很可能是上古神灵通幽遗留下来的驱壳!上面蕴含着神灵的本源力量!”男子盯着那把兵器,眼中有很深的惧意,“就是这股力量影响我们魂落的祖先,让后世族里的人一出生下来,灵魂就被打上了烙印,世世代代与这把凶兵捆绑在一起!”

    “这么说来,你们的灵魂,就相当于是这把人形兵器的养料?”缘灭面露疑惑,“那棺椁上面的封印力量又是从何而来,也是来源于你们的祖先么?”

    “那倒不是!”男子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传说,今日若不是亲身体验,怎会被证实,在典籍中也有没有任何关于这封印力量来源的记载!真相早已泯灭!”

    缘灭沉思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最终又开口问道“你们居住在巫山脚下,西蒙不会不知道吧!他身为现任祭神,应该比谁都清楚这里的情况!”

    “嘿嘿!”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已不在喘息,仍将孩子拉在自己的身后,冷冷的说道,“三个月前,这里来了一批人,他们以一种失传多年的蛊术为条件,想一观我族传承下来的秘典,被族主拒绝以后,便在这里仅有的水源上下了蛊,致使全族的人一夜之间,功力降低到不足平时一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出现了!”男子盯着万婷,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狠狠的说道,“一个女人,屠杀了我一族所有的人,不仅如此,她还亲手将族人尸骨铸成尸山,以尸山中我族人的怨气,来引动这把凶兵!从而造成如今这个局面!”

    “够了!”缘灭打断,男子的话证实了他的推测,这也是他最不愿意相信的,可他能怎么做,杀了她?来为这一族的人复仇么?

    “如此魔头,就算是挫骨扬灰,也毫不为过!”男子见缘灭脸色迟疑,以为有迹可循,取出弯弓,顺势搭上了一柄箭矛。

    “她确实有罪,但她不能死!”缘灭单手按住男子,轻轻一震,将那把弓震落在低,“并非我有意包庇,只是她如今这个样子,早已是生不如死了,更何况她也是受人所控,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就可以杀那么多人么?”男子剧烈挣扎,不过他实在太虚弱了,几次都无法脱离缘灭掌控,最终狠狠的说道,“那可是一族的人,是你三言两语可以代过的么?”

    “她的错我不管,但她不能死!”缘灭的声音不在那么温和了,冷淡的说道,“我会替你们讨回公道的,不过你要是在流露出杀意,我不介意让你们这一族最后的两个人,也消失!”

    “你以为你救得了他么!”男子眼中寒光硕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这么歹毒的女人,你帮了她,就等于将自己陷入恶境,到时候找上门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人!”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缘灭转过身去,重新面对远处的袁起,说来也怪,自封印破裂以后,袁起就一直站在那里,像是一座雕像,动也不动,就连缘灭也看不透虚实。

    “对了,你是怀疑屠杀你族人的人,与西蒙有关是么?”缘灭再次问道。

    “哼!”男子冷哼一声,还是回应道,“他们用的功法虽然表面上是所谓的蛊术,可在我看来那些蛊术根本上不了台面,他们最强大的,仍然是巫道!在莽荒,除了巫山,我还没听过有第二地方,能造就出这批高手!”

    “嗯!”缘灭点了点头,又道,“你快走吧,这种东西对你有克制,我能帮上你一次,不一定能帮你第二次!”

    “谢谢!”男子目光奇异,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道,“据此往西约十里处,有一冰湖,那是我族禁地,你若不敌,或许可以去那里藏身!那个地方,很奇异!”

    “知道了!”缘灭沉默了一下,问道,“可否告知你的名字!”

    “叫我魂落吧!”魂落目光暗淡,“曾经的名字已经不重要了,既然魂落已经亡族,那我便以族名自持!”

    “有魄力!”缘灭发出赞扬,他依然没有回头,整个人如随风扶柳般,飘落在袁起的对面。

    魂落盯着缘灭,又盯着精神恍惚的万婷,一番挣扎之下,还是放弃了,转身头也不回的消失在群山之间。

    “出来吧!”缘灭淡淡的说道,“躲躲藏藏的可真不是你们巫山的作风,西蒙若是知道他的徒弟有如此心性,不知会作何感想!”

    “不简单啊!”奇异的声音在周围响起,声音的主人并未感到诧异,一道巫光拂过,他站在了袁起的身旁,漆黑的面纱下,隐藏着一双锐利的眼睛,笑道,“尊上可是猜的我是谁了?”

    “这很难么?”缘灭反问道,“在蛮荒,能跟这两个人扯上关系的,还会有别人么?相识以来,你始终躲在暗处,如今敢独自站出来,看来是对这个袁起,很有信心了!我说的没错吧,萨文丁!”

    “呵呵!”萨文丁笑了笑,亲手解开了面纱,漏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孔,他弹了弹手指说道,“你说的很对,不过这只是一半,因为我不光对他有信心,我对我自己更有信心!”

    绿色的耳环,忽然发出铃铃的响声,这些声音刺激了身边的袁起,让他瞬间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带有心智的眼睛,闪烁着淡紫色的灵动,手中那把人形武器同样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像是与其形成了完美的契合。

    “杀了他,为这里的人报仇!杀了他,你就能得到释放!”萨文丁一边催动着耳环,一边出言蛊惑道,“杀了这个人,你就可以变的更强!”

    缘灭脸色大变,双眼不断的在袁起和那把神兵之间徘徊,他总算意识到刚才袁起为何迟迟没有反应,一个可怕的名词出现在了脑海中,他咬紧牙关,一字一字的说道“铸魂!”

    “杀了他,杀了他!变强”袁起的脸上呈现出活人的光彩,它好像真的有了灵魂,提着那把人形兵器,向缘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