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谁难受谁知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谁难受谁知道: 第507章 没有绝对的公平

    只要是比赛——就没有绝对公平的,反过来对大家都没有绝对的公平,这本来就是公平……

    …………………………

    “抽油烟机多了噪音会不会太大?”王小猫用手敲了敲三面的玻璃墙,问戚武。虽然王小猫的吉他水平很一般,当年所谓玩乐队也就是个娱乐,但他还是出入过不少录音棚、听懂行的人说了不少相关知识。

    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如果是在这个“名厨亮灶”的外面录制他做饭的画面,这三面玻璃墙除了划分区域、阻挡油烟,还能起到隔音效果。问题这是“做直播”,他切菜、炒菜肯定得说话,声音就要在这个区域内录制,这时隔音也就成了拢音,会加大抽油烟机的噪声。

    “这个嘛……”这方面戚武还真没做太多考虑,光想着画面上的效果了,不过他跟陆雨驰不一样,做节目方面经验很丰富,简单想了想,说,

    “这个也没关系。你切菜、准备和炒菜应该是相对独立的操作流程,前期多说点儿话、炒菜的时候少说点儿。抽油烟机因为位置比较高,本来我们也改装了遥控设备,不用你自己操作,只在必要时候才开启。

    其实也无所谓,你在炒菜时说的话以及现场观众的反应,咱们都可以后期补录。这样一来,它那个噪声后期看的时候自然就没有了。”

    “这——会不会太麻烦?其他选手会不会多想?”王小猫又问戚武。

    “哈哈哈,谁多想?多想什么?多想有用吗?小猫儿,我多少也知道些你的性格,所以我这个比赛没有内定、也不会保送。但是你记住了,只要是比赛——就没有绝对公平的。

    你看球儿吧?亚洲人的体质和欧洲、美洲能一样吗?把不同的球队以同样的赛制、同样的规则放在一起比赛,公平吗?反过来说同在亚洲,为什么人家日韩比国足强?咱们这边踢得好的,没路子就进不了国家队,自己对自己都不公平,跟人家谈什么公平?

    你觉得给你设置一个独立的展示空间、拍摄时照顾一下,就是不公平。你反过来想想,你就算是不表演相声,可炒菜一刀、一铲也是真功夫。那些女主播只要扭扭屁股,甭管跳得好坏,也自然会有更多人愿意看,这对于你公平吗?

    也不只是比赛,任何有较量的事情,都没有绝对公平的。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你和杨米现在在一起了,多少在某些方面比你强的人追不到她,她就是喜欢你。多少才女佳人喜欢你这样的,可你就是选择了她,这又公平吗?对不对?”

    饶是王小猫饱读诗书、能言善辩,却也不得不点着头、应和着戚武的话。他心想,别仇富,尤其别仇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富。这些人看事情的角度、所持的观点,确实与众不同。

    其实这样的例子他自己也能举出很多,好像但凡有人参与、有规则限制的事情——都谈不上绝对的公平。你在银行苦哈哈的排了半天队,一个贵宾客户直接就可以走到很多人的前面,可是他存了那么多钱换取了贵宾的身份,你又没存这么多,怎么叫公平?

    戚武见王小猫认同了,又说“我刚才说比赛没有绝对的公平一说,反过来对大家都没有绝对的公平,这本来就是公平……”

    王小猫这块独立的小区域看完了,戚武又带着大家来到舞台的一个相对不太显眼的角落。

    不太显眼,可占地面积却更大,这里装饰成舞台上的一个微型酒吧。当然,这个微型酒吧的吧台和几组卡座所占比例不大、恐怕只是象征意义上的,重点是在它们之间的一个独立小舞台。

    戚武指了指韩士奇,又对王小猫笑说“小猫儿啊,你看到了吧,你直播炒菜,不过就是些锅碗瓢盆的事儿,你觉得占便宜?这小子不但跟我合作这个节目、也是参赛选手,他希望打造一种酒吧驻场乐手的环境,这布景就多少钱?还得配合他弹琴,给他整这么一套音响设备。看了他这个,我倒觉得对小猫儿你不公平了。”

    “诶、诶,不是一套啊。”韩士奇赶忙说,“琴和效果器都是我自己的。”

    戚武则反问韩士奇“那别的呢?不说这几台独立的音箱,就这些个麦克风比小猫儿用的那些瓶瓶罐罐的贵得多吧?”

    “那倒是。”

    戚武又对大家说“其实啊,这都是开玩笑,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我做节目可能没你们那么多心意、情怀,但是在效果方面绝对顶尖。我相信你们俩,布置这些、花点儿钱,都是值的。

    其他唱歌的、跳舞的,这么绚丽的舞台,对不起他们吗?如果他们有这方面的需要、又确实能够更好的体现实力,我也愿意为了他们单独布置。不信你们看那边……”戚武指向了舞台上的另一个角落,又说,“看那小桥、小溪、小亭子,那就是为一个善于古典乐器、古典歌舞的女主播准备的……”

    几个人看完了这些,戚武本要带着大家去会议室聊聊,但舞台有个角落的布景却吸引了王小猫。

    其实就在王小猫和韩士奇来这里之前,那个角落也深深吸引着郭小铁,只不过戚武当时就跟郭小铁介绍过了、并说了用处,此时戚武没提、郭小铁也没主动带王小猫过去。但是王小猫看到了,就忍不住朝那边走着。

    什么布景?

    其实就是一面老旧的、残缺的平房山墙,上面顶着瓦片、下面接着“土地”,沿墙壁较高处引出了一个简易的凉棚。凉棚下靠近墙边摆着一张桌子,较远处摆着三张长凳。

    “王派撂地。”王小猫下意识轻声一句。

    “撂地也分派啊?”虽然这个节目是戚武做的,这个布景也是他特意找人弄的,但是具体应该弄成什么样子他自己也不懂、也不清楚。

    “撂地当然不分派,但是‘撂地’这个词最早指的就是‘王派快板’。后来确实成了曲艺界通用的属于,最早却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