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之最强警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最强警犬: 050 疯女人的来袭

    想来这是唐达仁买来的,陈阳便笑了笑,打开袋子,吃了起来。陈阳刚把手中的一个面包啃完,忽然就感觉到了身后传来一阵冷风。

    陈阳打了一个冷颤,朝着门口那边望了一眼,本来他还以为是外边的冷风太大,一下子把门给吹开了呢!

    结果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看,竟然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大门口。黑乎乎的一个身形,又是在大晚上的,陈阳体内的一颗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我的妈啊!”陈阳有点儿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差点手中好不容易找到的面包,都给扔了。嘴里还忍不住大呵了一声,还以为自己见灵了呢!

    这时候,那个身形向前挪动了几下,等她来到了灯光下面,陈阳这才看清楚了眼前一身形象,非常凌乱的身影,竟然是一个女人。

    经过陈阳的确认,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并不是像自己脑子中想象的那种可怕的恶灵。

    既然大家都是同类,陈阳也就没有那么恐惧了。往前走了一步路,同那女人之间的距离,又变得更近了一步。

    映着昏暗的灯光,陈阳这下子看清楚了女人满脸苍白的面容。在女人没有说话之前,陈阳就想要先同她开口。

    却没有想到,在陈阳还未张开口时,女人猛然瞪了陈阳一眼。一双大眼睛,瞪着陈阳质问道:“你是陈阳么?”

    本来还是一个静悄悄的人,随即又变成了这般吓人的模样,陈阳真的惊吓了很多。被她这么一个问题,问得有点儿傻了。

    所以,陈阳不禁有些惊愕,同样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女人,习惯性的点了点头。结果,刚点过头,陈阳的脑子里忽然又想到了自己刚刚睡觉时,同唐达仁说过的话。

    “你去找个人替代陈阳不就好了……”也就是从那一句话开始,陈阳就再也没有听到房间里的其他地方,有说话的声音了。

    在陈阳点头之后,陈阳又有些担心自己的回答了,因此他又猛的摇了摇头。但是,女人现在的情绪似乎很激动,她全然不顾及陈阳摇头的动作。

    却是一把将陈阳的两只胳膊给抓住了,来回摇摆了好几个回合,说道:“你真的是陈阳么?你是……他么!”

    自记事以来,陈阳除了被自己亲妈这样亲密接触过,却从来还没有被其他女人抱着的。所以,现在的陈阳非常的不适应。

    本来想要把这个疯女人从自己的身上拽开,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到底吃了什么,力气非常的大。

    陈阳拽了好几次,她却像一个橡皮糖似的,粘在了陈阳的身上。不管陈阳怎么拽,他都是拽不下来。

    “大……大姐,冷静一点儿……冷静……”陈阳被女人拽的脖子上边的领口,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所以,他只好磕磕绊绊的说出这些话。

    可是,疯女人哪里肯理会他,此时的她就好像掉进了大海里边,而陈阳就是她自己救命的唯一稻草。

    因此疯女人继续拽着陈阳的领口,不肯撒开手,还大吼大叫的喊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尽是让人听不懂的话。

    就在陈阳快要喘不过气来,咳嗽了好几下的时候,事务所的大门又被人给推开了。吹进来的一股凉风,扑在了陈阳的脸上。

    陈阳自己又好像重新活了过来,他吸了一口凉气,身上不由得又恢复了很多的力气。这些新生的力气,让陈阳有足够的力气,转头看向了门口处。

    “大姐,他……他是陈阳,我不是……咳咳……”当陈阳看到门口进来的那个人是唐达仁的时候,他便利用自己千辛万苦憋出来的一口气,同疯女人说道,

    经过陈阳一二在再而三的强调,疯女人终于将目光从陈阳的身上移开了。瞅向了门口处的唐达仁,而她那一双紧握在陈阳肩膀处的手臂,也渐渐地送开了。

    陈阳尽量配合着她的力气,将自己完全释放掉之后,陈阳半弯着身体,咳嗽、大声喘息了好大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

    等陈阳抬头看向唐达仁那边的情况时,那个疯女人已经将自己刚才对付陈阳的那一套,全用在了唐达仁的身上。

    不出意外,唐达仁同样被这个女人给惊吓住了。不过,唐达仁反应还挺迅速的,在女人还没有完全拽住他的时候,唐达仁就快速的逃脱掉了。

    但是,女人完全不在乎,继续追着唐达仁不肯放过他。“你别跑,陈先生……”疯女人在唐达仁身后张牙舞爪的喊着话,别说唐达仁了,任谁看了她这副样子都会害怕的。

    陈阳看着这两个人在房间里,上蹿下跳的模样,非常的折腾,倒是觉得脑瓜很疼。不禁摸向了额头,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的表现。

    夜渐渐地沉寂下来,此刻的时间已经指向了二十二点钟左右。疯女人折腾久了,身体也是很累了,便坐在了凳子上,不肯再那么继续折腾了。

    陈阳从小小的茶水间倒过来两杯白开水,端给了女人。而一边的唐达仁本来想要喝,却发现陈阳根本没有准备自己的那份。

    口渴的陈阳,就想要将陈阳手中的水拿过来自己喝。但是他的那一只手还没有碰到水杯,就被陈阳瞪了两眼。

    “喝一口……”唐达仁说话的口气里,尽是商量的意思。陈阳念在这里还有一个时不时就要发疯的女人,所以也就不敢再大肆闹腾。

    因为他生怕自己再继续闹下去的话,会让女人内心的波涛汹涌再次爆发。于是,陈阳只好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了唐达仁。

    唐达仁很满意的捧着水杯喝下了好几口,而陈阳此时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女人的身上。

    坐在椅子上,陈阳眼睛认真的看着女人,没过多长时间,女人就说话了,“唉,你们说女人这一辈子图什么?当初他穷的时候,我对他不离不弃,有难我们一块经历,有苦我们一块吃。虽然整天都是有一顿饱,一顿恶的难受,但是我们两个的日子,也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