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舞台之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舞台之王: 549 人潮滚滚

    茫茫沙漠,一眼望不到尽头;烈日当空,火辣辣的阳光覆盖全场,氤氲的热浪在金色黄沙上空蒸腾,整个世界扭曲成为一个脱离现实的空间,仿佛远离俗世生活,穿过魔法世界的大门之后进入一个奇妙的异世界。

    轰轰!

    轰轰!

    四月的印第奥沙漠,就仿佛站在世界尽头的孤岛一般,荒无人烟的角落里开辟出一片绿洲,专属于反叛者、疏离者、逃亡者的乐土,短暂逃离现实生活的捆绑束缚,在这片土地里肆意狂欢到精疲力竭。

    科切拉音乐节,就是这样的存在。

    但是,哪怕置身于科切拉,也仍然存在差别,主流与小众、商业与独立、焦点与配角,相同的舞台终究还是拥有不同的待遇,有些舞台热闹些自然有些舞台清冷些,有些舞台可能挤不进去而有些舞台则被遗忘。

    即使在世界尽头的法外之地,他们也依旧没有能够彻底摆脱俗世的秩序与阶级。

    也许,这就是人性本质里挥之不去的恶习。

    三号舞台,就是天涯海角之中的遗弃之地。

    因为位置与空间的关系,前往三号舞台的道路就如同“西游记”里前往西域取经的艰难旅程,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够抵达终点,千难万险的最后才能够取得真经,但如果可以的话,人们还是倾向于不要踏上征程。

    想象一下,停留在主会场附近,可以欣赏一号舞台和二号舞台的表演,随时自由切换,稍稍走两步路又可以欣赏四号舞台,丰富的选择让他们拥有极大的自由;而且,距离供水、食物的移动摊贩也更近,随时都能够完成能量补给,哪怕疲倦了,转身离开返回驻扎营地也更加方便,随时都能够离开。

    但是,前往三号舞台却跋山涉水,甚至需要背着食粮,然后停留在那里,很有可能就懒得走回来,也就意味着即将错过其他三个舞台的诸多演出,只能关注三号舞台的全天演出,这似乎对音乐节来说太不划算了——

    谁参加音乐节是只为了一支乐队的?如果只喜欢一位歌手,那么前往演唱会才是最佳选择;而前来音乐节就是希望感受不同艺术家的魅力,期待着能够挖掘出更多可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三号舞台的观众容量堪比一号舞台,甚至可能还要稍稍更大一些,但空旷的场地却很难填满,相较于主会场,人流量的下降是肉眼可见的。

    仿佛,那才是真正的遗忘角落。

    不过,科切拉音乐节第一天下午,却稍稍有些不同,经历了上午的沉寂之后,这片土地慢慢开始苏醒。

    嗡嗡嗡!

    轰轰轰!

    偏远角落传来的震撼轰鸣是如此汹涌又如此沸腾,仅仅只是通过耳朵捕捉声响就能够感受到那种狂热,甚至还能够通过脚底感受到微微的震动,难以区分到底是主会场的喧闹还是遥远角落传来的癫狂。

    因为视线的彻底隔绝,站在主会场完全看不到三号舞台的情况,也就无从判断,那儿到底正在发生什么。

    那种感觉就好像……传说中的天涯海角,有一个秘密基地,那里正在举办一场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狂欢派对,只有法外狂徒、流亡恶棍、邪恶势力才能够寻找到入口,卸下所有防备和包袱,尽情跳舞尽情唱歌,站在世界尽头触碰时间的极致,彻彻底底将主流社会的秩序与规则粉碎,拥抱绝对的自由。

    那,才是无人能够抵达的真正孤地。

    那,才是释放真实自我的永无之岛。

    现实,就是如此。

    虽然主会场热闹非凡、人潮涌动,喧闹的气氛在空气里翻滚,氤氲的热浪铺天盖地,视线所及之处全部都是人影,密密麻麻的身影填满视野的角角落落,但是……但是却恍惚之间产生了一种孤独的疏离感。

    他们,前来科切拉音乐节,就是想要短暂地逃离主流社会,如同被放逐一般,在沙漠里寻找一片绿洲,但放眼四周却仿佛从一个主流社会进入另外一个主流社会,即使脚步已经站在世界尽头也依旧无法摆脱人潮。

    然后,远方的声响就变得动人而美妙起来。

    轰轰轰!

    啊啊啊!

    阵阵气浪宛如涟漪般荡漾开来,那种热情那种疯狂,带着一种不受拘束的畅快和肆意,桀骜不驯地横冲直撞。

    那么,是不是应该再继续逃离呢?

    可是,看着一号舞台的模糊乐队、二号舞台的武当派,迈开的脚步就不由自主迟疑片刻,站在原地茫然若失,似乎从种种角度来说,留在原地才是最好的选择,遥远的角落充满无数未知,令人望而却步。

    然而,即使如此也依旧没有能够阻止冒险精神的迸发,一小部分人群迈开了脚步,一路披荆斩棘地前行,一片无拘无束的世外桃源就在眼前徐徐展开——

    那儿,没有鲜花清泉;那儿,没有天空之城;那儿,也没有神秘宝藏……只有一场载歌载舞的派对,尽情高歌尽情跳舞尽情释放,摆脱所有束缚和包袱,忘乎所以地沉浸在旋律之中,让心脏傲然盛开。

    那儿,没有世俗目光;那儿,没有社会约束;那儿,也没有生活压力……只有一个个自由的灵魂绽放绚烂的色彩,就好像明天是世界末日一般,就好像没有人关注一般,只是拥抱最真实最纯粹的自己。

    “……滚出我的脑袋,我应该往前看;滚出我的脑袋,继续爱你的话我就会死亡……”

    舞台之上,一个身影正在引吭高歌,沉浸在旋律之中的身形跟随着节奏轻轻摇摆,信手拈来的歌词不是节奏轰鸣的炸裂也不是声嘶力竭的爆发,却在浅吟低唱之中勾勒出一抹肆意的张扬,曼妙的嗓音为音符注入生命力,仿佛音乐也变得鲜活起来。

    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靠近,身体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跟着一起摇摆一起跳跃,血液感受到了歌声的召唤。

    然后,缓缓靠近,进入那片氤氲的热浪,不需要花费任何力气就能够融入其中,视线所及之处都是一张张放松的面容,却不是因为药物而陷入迷离的模样,熠熠生辉的眼睛可以清晰地看到勃勃生机正在闪烁,不经意间的视线交错总是能够看到热情欢迎的笑容,不由自主地,嘴角也就跟着一起上扬。

    微妙,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