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第一百九十八章 半夜翻墙

    从王家吃饭回来,已是晚上八点。

    孟桃走到右边围墙下,伸手比划了一下,沈誉问道:“你要干嘛?”

    “王师傅明天买材料回来加高围墙,以后钟小美就爬不上来了,可王婶说钟小美以前偷走贾老爷子好几盆花儿,一般花儿也就算了,如果是名贵兰花或是老古董花盆,岂不可惜?我不会轻功,但我有力气,要不,我也半夜翻墙去钟家看看?”孟桃轻声说道。

    沈誉:“你会弄出动静,我去吧。”

    “你行吗?”

    沈誉给她一个摸头杀:“这样的围墙算什么,更高些都没问题,我还可以带你去。”

    “好啊。”

    两人回屋坐着喝了会茶,烧热水洗澡,小旺财不吃别人家东西,孟桃拿出块火腿肉要煮给小旺财吃,沈誉表示他也饿了,王婶做的饭菜味重,太咸,他光和王师傅喝酒谈话,都没吃多少。

    孟桃就从空间荷花缸里捉条鲫鱼出来,做了一锅鱼粥,配几样小菜,一家三口饱餐一顿。

    半夜两点多,沈誉翻过围墙去了钟家院子,很快又回来把孟桃带上去。

    孟桃站在墙头看着,心里卧了个槽:钟小美上来摘花、窥探别人家院子,根本都不用爬梯子的,钟家直接在围墙这一面搭了个两米宽的木架子,这架子还挺结实稳固,大概就是专供钟小美玩的,有竹椅、躺椅和小桌子,边上摆放一排十多个花盆。

    孟桃和沈誉瞧看这些花盆,都不是兰草,也没有老花盆。

    有五盆玫瑰、茶花、芍药,明显是贾老爷子的,已经被钟小美养残,快变成野花了,还有几个破旧搪瓷盆种着些仙人掌、虎皮兰、多肉、芦荟,这些应该是钟小美自己种的,也是疏于管护,半死不活。她自诩爱花人,却不肯用心护花,就只巴望着那边院子的花开,好让她赏花摘花,怪不得不想让加高围墙。

    沈誉走下架子去察看一圈,钟家院子除了这个木架子上的花草,再没有其它植物。

    两人就放心回去了。

    贾老爷子养的珍贵兰草,还有他保存多年的老花盆,现在到了孟桃手里,就不能流落出去。

    贾家子侄们目前还不知道这些东西值钱,等过几年,他们反应过来,指不定要跑回来纠缠,孟桃不怕他们闹,他们不占理也不受法律保护,但总归是麻烦,而且这里也不常住人,一年里要空着大半时间,为防被盗失,孟桃跟沈誉商量,决定逐渐分批把值钱的花儿们运走。

    第二天王叔和王建城拉回来材料,王家另外两个儿子也来帮忙,沈誉和他们一起干活,争取一天之内把围墙弄好,他明天得回省城了。

    男人们忙活的时候,孟桃就自个儿上街去,要买些肉菜回来招待王家父子,顺便又去邮电局,给马丰年打电话,这次马丰年接到电话了,告诉孟桃:新茶叶已经准备好,其它的土特产、药材也收了很多,过三天他出车到蒙州城,就把货送过来。

    孟桃特地过来等这批货的,让马丰年多收购,土产、药材都要,特级、一级茶叶不愁卖,尽管拿来,多多益善。

    提着大袋小袋回到杏子巷,发现自家院门口围着一群女人,王婶头发乱糟糟站她们中间,插腰在骂街呢,孟桃忙问怎么了?

    王婶气哼哼告诉她:“钟小美又跑来你家闹,哭哭啼啼活像谁欺负了她,不准加高围墙,还抓挠我家建城,让建城拖着扔出门,钟家婆娘拿着扫帚跑来打建城,老娘在这呢,怎么能让我儿子吃亏?跟她们干了一架,直接把那婆娘和她闺女踹回去了——母女俩真是太不要脸!”

    孟桃听得好笑:想不到王婶也这么彪悍的。

    现在整个小巷都知道,九号院新主人加高围墙,就是为了防邻居钟小美偷花。

    九号院因此出名了,孟桃觉得,这院里的花儿们会更加引人注目,看来真得尽快撤走。

    傍晚时候围墙弄好了,加高加固上面还插了锐利的玻璃渣,别说钟小美,就是大盗小贼来了都不敢走这边墙。

    晚上,王家父子四人在孟桃家吃完饭,回到家里就各自回房歇息,王叔躺在竹躺椅上打着酒嗝还哼小曲儿,王婶给他端了杯开水,嗔怪道:

    “这是喝多少了啊?小沈来我们家喝酒吃饭都没事,你去他家倒醉了,像什么话?”

    王叔咂了咂嘴,说道:“小孟姑娘烧的菜好吃,酒也好喝,你三个儿子跟饿死鬼投胎似的,要不是我压着不让他们贪杯,早就个个烂醉了。”

    “小孟一看就是个聪明能干的,会做菜也不奇怪,那今晚是你跟小沈喝多了?”

    “小沈……呃,以后别叫小沈,叫沈同志好了。”

    “叫小沈怎么啦?他年纪小辈份小,能当我儿子了。”

    “呵呵!你儿子,王建城这样青皮小子才是你儿子,人家沈同志……他可不是一般人!”

    “不就你说,上次看见他姥爷、姥姥从小汽车里下来,是大干部?他姥爷是大干部,小沈又不是。”

    “你咋知道他不是?”

    “小孟告诉我,他就是个体育老师。”

    “那也是省城的体育老师,沈同志看着就有能耐的人,将来准能当上校长。”

    “这跟我们有啥关系?”

    “是没关系……唉,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跟你说了也不懂,你只要记着,我们是好邻居,平时没事也帮他们小两口看看门,听听那边院子动静,他们不常来住,得防小偷小摸。”

    “知道,知道。”

    次日清早,孟桃送走沈誉,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很难受,就锁上门带着小旺财出去玩,无奈蒙州城几条街都逛熟了,黑市也没什么能吸引人的,孟桃想到张福这段时间在各个废品站混得不错,也打算找找蒙州的废品回收站。

    转了半天,废品站是找到了,但进不去,最终失望而归:蒙州废品回收站管理得很好,看上去像个正经单位,一个院子两排仓房,每个仓房都挂着大锁,有三个人上班,看大门的老头,整理搬运东西的青年男子,一个姑娘负责开票据,分工明确,又互相监督,想私自进这地方淘宝不可能的。

    还是张福有运气,听他在电话里说,春节期间淘了五六个废品站,孟桃很好奇他都淘到了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