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修佛传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修佛传记: 第二千八百章一句之差

    可是没有想到的就是这刀口竟然是对着自己的后脑勺?这匕首上就有一个长河者的标志,从此就能够推断出来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耳线这么简单的。恒仏看到这把匕首时候这家伙就已经是隐藏不住自己的身份了。而匕首并没有只是在表皮上陷入一两毫米的深度就开始往下滑动了。大概是划出了巴掌大小的一个口子之后就停止了。

    匕首回收之放在了地上。小友双手陷入划破的口子当中,这双手一掰扯之下。整个外皮随着脱离了,露出来里面是一张顶着绿色皮肤的人物。唯一不变的就是这巨大的鹰钩鼻了,占据整脸的二分之一了。地精族的特点果然是挥之不去啊!看见这一层皮恒仏就知道了,这事有戏了。其实在自己观察这过往的修士似乎,这地精族也一直在观察自己。虽然选择这么一个时间点,就值得这家伙其实也是筹备许久了。

    “你……你竟然真的是地精一族?”

    “前辈莫慌!其实我千真万确是地精一族的,希望没有吓到你了。只是……只是我这边也是有难处的,在外也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还是请前辈恕罪了。地精一族是整个矮人族里面最没有战斗力的一方,所以我这边才会乔装打扮的。刚才听到前辈说这野史的事情是头头是道,我这边也希望前辈能够跟我交换一下这个信息。前辈放心,我只是获取信息其他求证的事情来说都由我自行去解决,绝对不会拖累您的。我在这段时间也是观察您很久了,的确待人真善,也不像是坏人的。而且说你看这场面都要解散了,你就当做在收摊之前最后再做我一次生意吧!”

    这一切都是在恒仏的意料当中的,但是恒仏还是需要装作很是惊讶的样子。倒是恒仏支支吾吾的样子令长河者误解,恒仏是一介商人要的仅仅只是钱财。

    “这……这……。”

    “前辈!我明白您的意思的!钱财这块的话,可能我这边就真的不多。但是您放心,我可以给你立字据,在往后真的有能力偿还的话一定双倍奉还。”

    “不不……你误会了小友!钱财这事情吧!我知道地精一族一直都是为整个上界去做事情的。的确也是辛苦的,这都是自发组织去记录历史长河的。光是这一点我恒仏实在是敬佩的。这几天钱财的问题我已经是解决了,这回去的路费就不牢你担心了。我还是比较同意你前面的说法,我们可以进行信息的交换啊!我素来听闻地精一族对于这历史长河的事情无不知无不晓的,我这边的确是有一些对于历史性难题是需要跟你探讨一下的。”

    听到这交换的消息那可是再好不过了,毕竟长河者什么都没有对于这历史还是能够说得上划的,此前要真的恒仏选择要钱的话,长河者这种苦行僧来说,估计凑不齐这撬开恒仏的金口费用了。这一听恒仏说交换信息之后整个人都来精神了。又是鞠躬又是笑脸相迎的,总算是看见一丝丝希望了。

    “得了得了,小友!你这一笑整个脸都范绿光,这大晚上怪吓人的。你还是收回您的笑容吧!你怎么就不问一下我此处要交流的信息是什么呢?你就这么有自信一定是能够回答得上来?”

    说这话吧!其实恒仏只是想要套他的话,自己不了解地精一族的组织架构。你说整个上界就一个长河者嘛?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这所以的长河者都是继承的,将收集到的信息记录下来之后放在什么地方呢?那个资料库才是恒仏所关心的。

    “您放心!但是……但是您也是需要答应我的。长河者在外记载历史或者野史的时候如果满载了之后也是会选择将资料回传到一个地方的。至于这个资料库的所在恐怕我是不能给您透露了,希望您也是能够谅解的。如果你提出的问题我这边查不到的话,或者是确认不出来的,我们可能就去往资料库进行查阅了。一般来说资料库都不会对修士开放……”

    不会对修士开放是什么意思呢?之前也是听禹森说了吧!就是这地精族作为记录历史的史官来说这背后肯定是有大背景的支撑的。恒仏之前也不是说没有听说地精族的,但是之前了解到的地精族都是一些天资聪慧的人物极度擅长机械的制造而已。现在看来也是自己孤陋寡闻了,竟然这记载历史也是属于他们的业务范畴。

    关于是说不对外开放的问题,恒仏也是咨询过禹森的。这不对外开放只有少数神级别人物才有资格查阅的。就这么说吧!就属于大禹这种人物,可见这地精一族的确是相当不好惹。恒仏和地精达成一致,禹森也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吐给长河者听。而长河者也是根据历史的记载查找到了这一段野史的不符合性质。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发生在上古时期的大禹治水的时候处理的一件小事。长河者上记载的是大禹治水主要还是收服了当时的兴风作浪的河水龙王,但是事实上呢!是河水龙王听闻大禹仁智爱民这是主动投身与账下与其一起治理河水。

    这件事情本质上来来说是没有区别的,但是对于长河者来说,即便是一个标点符号的问题都是需要重新去考验的。恒仏这边是听得直犯困打哈欠,而这边的地精真的是越听越有精神,这是不是还从背囊里面掏出许多书籍玉简进行查阅的。提出了死亡五连问,何时何地何人为何?这一连串问下来天暗直接说到天明了。恒仏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就从来没有遇上一个这么刨根问底的人。

    “小友啊!你这边可是了解完毕了!你要再说不完的话,我这边口水都快干了。可否让我喝口水啊!我说你们这些长河者有时候这工作还真的是辛苦啊!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在里面,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还能继续提高自己的修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