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天下第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天下第一: 1126 炼药师大会

    笔趣阁 ,最快更新天下第一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的陈冬,心中当然是愤怒的,他还以为龚永年服了自己,已经变得很老实了,没想到仍旧在暗地里诋毁自己、构陷自己!

    陈冬怒火中烧,恨不得当场暴揍龚永年一顿,但当着另外两个超神级炼药师的面,这么做无疑很不妥,便冷着脸说:“滚!”

    “是……是……”龚永年颤声说着,转头就想离开。

    但聂云鹏一把拉住了他,昂首对陈冬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龚会长滚?什么总会长,你也配?不管你是怎么骗过圣上的,在我们面前都得原形毕露!等着瞧吧,我们一定会揭穿你!”

    潘光远也往前跨了一步,挡在龚永年的面前说道:“对,别以为你是个总会长,在我俩面前可不好使!欺负龚会长,就是不行!”

    陈冬虽然名义上是聂云鹏和潘光远的上级,但还真管不着他俩。

    而且陈冬是来找潘光远买《龙象之威》的,也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只是这个局面,再谈买卖的事也不合适,便狠狠地瞪了龚永年一眼,转身走了。

    “完了,我可彻底得罪他了……”看着药神的背影,龚永年有些慌张地说。

    “没事,得罪就得罪呗,反正他也嘚瑟不了几天了!”聂云鹏搭着龚永年的肩膀说道。

    “就是,等炼药师大会一开,看他还能再装几天!”潘光远也得意洋洋。

    “不错,等到揭穿了他,总会长的位子还是我的!”龚永年也挺直了腰。

    ……

    炼峰楼。

    陈冬躺在床上,想着近在咫尺的《龙象之威》,说不着急那是假的,可惜潘光远明显对他印象不好,直接去买怕是要碰钉子,强抢就更不行了,还是要想其他辙啊……

    第二天,炼药师大会正式开启。

    一大早,整个工会之中热闹极了,炮竹声声、舞龙耍狮,四处飘满彩旗。

    包括炎祖在内,上京的大人物都来了,不过他们不是主角,炼药师们才是主角!

    穿着白袍的炼药师,根据地域站成一个个方队。

    作为炼药师总工会的会长,陈冬率先走上台去,说了一些场面话后,便宣布大会开始。

    所谓炼药师大会,就是技能大赛,高阶的和高阶的比,极品的和极品的比,神级的和神级的比,看谁炼得又快又好,拔得头筹者都有丰厚的奖励。

    陈冬、龚永年、聂云鹏、潘光远四位超神级炼药师则是评委。

    炎祖等人坐在高处观赏——说是观赏,其实他们也看不明白,只能看个热闹而已,以往的炼药师大会,瞌睡的、打哈欠的、吃零食的比比皆是。

    陈冬等人坐在低处,近距离观摩这些炼药师的手法、技巧。

    因为都是工会中的炼药师,所以也不存在泄不泄密,大家彼此之间都很坦荡,就是想把绝活展现出来。

    炼药师大会共分三场,第一场是高阶,第二场是极品,第三场是神级。

    每场为期都是一天。

    第一场的高阶,人数是最多的,足足有上千人,他们来自各地,都是很优秀的炼药师。

    上千名炼药师同时开始炼药,场面还是很壮观的,好在工会的场地也够大。

    为防作弊,这些炼药师上场时,除了自己的药鼎,其他东西都不能带。等到他们都准备好,陈冬便从某个箱子里摸出一张字条,接着大声喊道:“疾风丹!”

    疾风丹,高阶丹药的一种,可以增加一定量的速度。

    这些高阶炼药师一听,立刻将药鼎摆在面前的桌上,纷纷用内力催着了火。

    与此同时,药材也分别发到了他们手上。

    众人纷纷开始炼药,速度当然有快有慢,随着一株株药材被他们丢到鼎内,整个公会之中顿时弥漫着浓浓的药香味。

    身为高阶炼药师的他们,即便是炼一颗疾风丹,也需耗费几个时辰。

    这个过程无疑是枯燥的,炼药师们热火朝天地炼着药,其他人却直打呵欠,或是喝茶、聊天。

    评委席上,陈冬等人一字排开,坐在最中间的是陈冬和龚永年,两边分别是聂云鹏和潘光远。

    陈冬有心和潘光远说几句话,以此来缓解一下关系,可惜中间还隔着个龚永年。

    陈冬没有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和旁边的聂云鹏搭起话来。

    “聂会长……”

    聂云鹏是炎东地区的炼药师工会分会长,陈冬这么称呼他并无不妥。

    可惜刚开了个口,聂云鹏就冷冷地道:“不要和我说话!”

    陈冬只好闭上了嘴。

    过了一会儿,陈冬又说:“聂会长……”

    “我都说了,不要和我说话!”聂云鹏愈发不耐烦了。

    “不是,我是想提醒你,你左边腮帮子上有唇红印……”

    “啊?!”

    聂云鹏当然十分吃惊,连忙用手去揩,果然抹了一些鲜红下来。昨天晚上他去喝花酒,被人亲了一脸,回到屋子就睡了,早上起来匆匆洗了把脸,结果还没有洗干净。

    想到一上午下来,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了,聂云鹏的一张老脸红得跟石榴一样。

    “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聂云鹏一脸愤慨。

    “我想提醒,你不让我说话啊……”陈冬则是一脸委屈。

    聂云鹏气得七窍生烟,可又实在埋怨不到陈冬身上。

    陈冬转过头去,看到龚永年和潘光远正在说笑,想要插嘴,却插不进去,只好站起身来,装模作样地在赛区走了一圈。

    再回来时,聂云鹏已经坐在了他的位子上,三个老家伙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陈冬也不在意,绕到另外一侧,坐在了潘光远的身边。

    这时候,他才听到了三个老家伙在说什么。

    “我那个素素可真不错,亲我一口都能把我的魂儿亲飞喽!”

    “嘿嘿,我那个兰兰才好呐,唱起小曲儿来婉转动听,就像百灵鸟一样好听……”

    “哈哈,晚上我再带你们去百花楼,还有好多身怀绝艺的姑娘!”

    “龚会长,咱们可一言为定啊……”

    说起这个,陈冬可不困了,插嘴说道:“什么素素、兰兰,你们知道叶映雪吗?”

    叶映雪,百花楼曾经的第一花魁,甚至号称上京第一美人,可惜犯下大罪,和大皇子双双被关,几个老头当然知道。

    龚永年不敢搭腔,聂云鹏则说道:“叶映雪有什么不知道的,我们还听过她唱小曲儿呐。”

    潘光远则说:“就是,之前我们每来上京,大皇子都会招待我们,和叶姑娘见过不止一面。”

    陈冬笑着说道:“见面、听小曲儿?就这?实不相瞒,鄙人曾亲眼见过叶姑娘不着衣衫的模样。”

    为了能和几个老头搭上话,陈冬也是拼了。

    而且陈冬并非撒谎,当初大皇子为了拉拢他,曾让叶映雪一袭薄纱地伺候他。

    几个老头一把大年纪了,还能半夜去喝花酒,由此可见他们有多好色。陈冬说起这个话题,果然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一个个吃惊地问:“真的假的,什么情况?快给我们讲讲!”

    陈冬则幽幽道:“叶姑娘虽然出身风尘,后来更是被打入囹圄,但我觉得她也有尊严,这么谈论一个姑娘的私事不是太好……”

    几个老头均是怒不可遏:“你又不说,那你告诉我们干什么?”

    陈冬说道:“别着急嘛,叶姑娘的事虽不能说,但我可以给你们讲讲其他故事。”

    陈冬便把地球上那一套搬过来,虽然他没有亲身体验过,但听手下的人说过不少,什么韩式、泰式、各种spa……讲得头头是道、口若悬河,直听得几个老头瞠目结舌,对于他们来说,确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在哪里可以享受这种服务?”等到陈冬讲完,几个老头立刻迫不及待地问。

    “嘿嘿,保密,有机会带你们去。”陈冬卖起了关子。

    几个老头还要再问,已经有人率先完成了疾风丹,陈冬便站起身,过去检查品相。接着,又有其他人也完成了疾风丹,几个老头也忙起来,穿梭在人群中。

    最终,选出了前十名,分别由炎祖给予奖励。

    等到第二天,极品炼药师的比赛,陈冬又给几个老头讲沙滩漫游、冰火风暴什么的,听得他们更加心驰摇曳,不断追问陈冬这个地方究竟在哪。

    陈冬说道:“反正不在上京,说也说不明白,回头带你们去。”

    最终,极品炼药师选出七人。

    到第三天,神级炼药师的比赛,陈冬又给他们讲空姐、女仆之类,几个老头几乎都要疯了,再次追问陈冬这个地方究竟在哪。

    陈冬说道:“等炼药师大会结束,我就带你们去。”

    几个老头很是期待,也不排挤和孤立陈冬了,安安心心地等着大会结束,满脑子都是各种保健和花样诱惑。

    神级炼药师的比赛不到二十个人,很快就产生了前三甲,陈冬让龚永年和聂云鹏去检查,随即将潘光远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潘会长,你有本《龙象之威》是么?”

    潘光远一愣,说道:“有啊,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