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玄浑道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玄浑道章: 第八十八章 问机溯往声

    张御看着被镇压的这一位,此人从气机判断,无疑是达到了玄尊层次的,其人或许能够回答他一些疑问。

    一般力量层次较低之人一般是无法与这位对话的,但是昊族的造物所还有设布阵禁之人,通过巧妙的力量运用,哪怕是他此刻所表露出来的力量层次,亦是可以与这一位相互交谈。

    虽他不知这里目的为何,但却是方便了他的交流,而不必去动用可以避开阵禁和灵性力量的言印了。

    那年轻道人见他久久没有回答,倒是并没有表露出着急不耐的样子,而是平静的看着外间,尽管隔着琉璃,他什么都望不到,只能依稀感受到一层气机。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许久,张御才道:“外面的世道,尊驾就有多久不知道了?”

    那年轻道人道:“记得上次来此并能与我交谈之人,是在五十多年前了吧。”

    张御转了下念,这位是一百二十多年前被镇压在这里的,其实从记载看,最初来这里看这位的人并不少,但能与之交谈的人却并不多。一个或许是不屑,另一个恐怕是层次未到,哪怕有了灵性力量的加持,也没法与之言语。

    其实将这位当作稀罕物一般向外展示,这是极具侮辱意味的,但看来这位不曾有半点介怀。该如何说呢,到底修行之人,心性、道行都是过关的。

    他因为有些问题要问一位,故是先将外面这数十年来的情形大略说了下,而有关昊族内战之事,他没有多说,这里对话是可能被记载下来的,他没有必要去说这些,免得被人误以为他是来刻意透露消息的。

    年轻道人听完之后,叹道:“此与百多年前的格局也并无不同,也不知这天下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安宁,对了,道友可知金谷派么?”

    张御稍作思忖,这位虽被镇压在这里,但是关于名声身份,还有出身来历并没有明确的记录,这应该是他爵禄还不够,还无法接触到的原因。但是这个金谷派,他之前查阅文册之时倒是扫到过一眼的。

    在文档记载上,金谷派就是一百二十年前被攻破,与这位被囚时间倒是对得上,他道:“尊驾是出身此门派?”

    年轻道人感慨道:“是啊,只是一别百余年,也不知道如今那些同道,还有那些后辈弟子如何了。以往到来之人,从来没有人与我说过这些,我问他们,他们都是回避不言。”

    张御道:“我对此也知晓也是不多,只看过文档的记载,上面言及金谷派是昊族百年前破灭的一个宗派,期间曾经历了一场激烈斗战,从而将这宗派覆灭了,也仅此而已,对于其余皆无交代。”

    年轻道人微微一怔,苦笑道:“那一定记载出错了。”他摇了摇头,“金谷派虽被覆灭,可当初并没有经历什么大战。”

    张御道:“既然没有大战,那么尊驾又是如何被关押到这里的呢?”

    年轻道人坦然道:“我是自愿被关押到这里的。”

    “自愿?”

    年轻道人道:“正是自愿。”

    张御看了看他,道:“这是为何?”

    年轻道人提振声音道:“当初我与昊族有过立约,只要我们放弃抵抗,愿意将整个宗派归并入昊族之中,那么昊族就会给门中所有弟子和子民以昊族之民的身份,并承诺在昊族国域之中生活不会收到任何额外的干涉和阻碍。

    这般做便可避免此战涉及太多无辜,当时派中有百万子民,数万修道人,一旦开战,必是伤亡惨重,无论对昊族还是对金谷派,都不是什么好事。

    为了避免这场等惨剧发生,是我劝说掌门还有派中长老主动放弃抵抗,并在最后成功归并入昊族的。”

    张御看他片刻,才是道:“做出这个决定,当初贵派掌门和长老也一样同意么?”

    年轻道人叹了一声,“他们当然是不愿意,他们还想带着一部分弟子坚守死战,可是那样,一旦出现伤亡,结果就不会像我所想的那样安然收场了,所以我也只好出手将他们制住……”

    说到这里,他语声沉重道:“毕竟此前诸多宗派被昊族攻破之后,子民被贩卖为奴,修道人不是四散奔逃,就是被屠杀一空,其中不乏比我金谷派更为强大的宗门,我这么选择,也是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

    只要不和昊族交手,没有染上他们的鲜血,我们之间就没有仇恨,派中的弟子和子民去了昊族那边,当能在昊族国域之中得到相对公正的对待。”

    张御缓缓道:“尊驾如此做,莫非不怕不兑现承诺么?”

    年轻道人道:“自是不怕,我当初是与一位昊族宗王签立了法契的,他无法违背自身立下的誓言。”

    张御没有说话,他并不知道金谷派最后如何了,但只从那些记载上看,这个宗派的下场与其他门派并无不同,也没什么安然归并的说法,

    在记载之中,此派抵抗是十分激烈的,所以依同旧例,上层、中层修道人全数杀灭,下层或是招募,或是配发为奴隶。

    要是事情不是如此,那根本必要去写这些,但能被记载下来,真实的结果应该就是这般。

    昊族这么做的缘由他不知道,但是当时的那名宗王没有名姓留下来,在昊族中居住了一年半载,他也是熟悉了昊族的各种作派,这位毫无疑问是被除宗了,而且是很早,那么其立下的法契肯定也是没有用了。

    要是他的推断属实,金谷派的掌门和那些长老不是死在了双方对抗中,而是在被自己人制服之后,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形下被屠杀的。

    他道:“既然签订了法契,为什么尊驾又自愿被囚呢?”

    年轻道人平静道:“只要有我在,门中必不会安稳,诸子弟以我为凭恃,难以真正归并入昊族。也唯有我不在了,才能让昊族放心,也不会让那些后辈弟子有太多念想,一百多年过去,想必他们也能融入昊族之中了,我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张御看他一眼,道:“道友以往一直是在金谷派修道么?”

    年轻道人言道:“不错,我自小在金谷派长大,”他露出回忆之色,“那时候诸派之间拼杀惨烈,每年都有无数弟子子民死去……”

    张御听了他自的自述,才知这一位的师长一生致力于弥合诸派之间的纷争,可因为实力不济,也没有多少人把其人之语放在心上。

    于是将自身的理念寄托在了自己的弟子身上,或许是幸事,其弟子最后成就了上境,也或许是不幸,其弟子最后成就了上境。

    他对此并没有做出什么评判,只道:“我对金谷派所知不多,皆是来源于那些记载,尊驾既言那些不对,我怕是无法给出具体的答案了。”

    年轻道人微微有些失望,但又感激言道:“不管如何,还是要多谢道友告知我如今外面的局面。”

    张御道:“我还要请教尊驾一个问题。”

    年轻道人笑了一笑,道:“道友可是要请教道法么?但凡我所知晓的,我都是可以告知道友,只是……”随后又替张御担心道,“我告知道友,不会给道友带来什么麻烦吧?”

    张御道:“并不会如此,如今我在昊族之中有爵禄,些许问题不会有人来刁难我。”

    年轻道人讶道:“道友竟在有爵禄么?”他非但没有不喜,反而露出欣赏之色,道:“正该是这样的,昊族和修道人都是地陆上的生灵,本该是没有隔阂的。”

    张御不置可否,他道:“我需请教尊驾的,并非是什么道法上的疑难,而是想问,如今修道各派,境界最高可到哪一步?又有多少人修成那等境界?”

    年轻道人道:“原来道友是问此事……”

    他思考了一下,道:“当下我不知晓,但我未曾被关入此前之前,当以天外六派最为强横,他们有能力挪转宗派去往天外,每一派皆是拥有数位功行不下于我的同道,我更曾听闻,在此之上,还有几位道行更高的同道……”

    张御仔细听着他的叙述,因为这位自身就是这个层次之人,所以所知之事远比昊族记载更为清晰明白,但他毕竟是出身在地陆上修行的宗派,有些地方仍是不太清楚。

    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之后,他点了点头,向此人谢过一声,便即准备离开这里,只是这个时候,那年轻道人唤住他道:“道友,若是可以,能否再替我问一下金谷派之事?”

    张御顿步看他一眼,道:“若还有机会,尊驾会知道的。”

    说完,他便从这地下镇台走了出来。在离开了此间之后,又重新转挪回了自己的居处。

    他想着那年轻道人方才所言,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那个疑似化避去天外之人,那是不是“上我”不好说,但若是能想办法得到以往留下的物件或者手书,那么或许能进一步进行辨认。

    但这个倒是不难,如今也有不少弟子拜入了六派,只要功行修炼回来,或许能接触的到这些东西。

    不过为了稳妥一些,或许当再派遣一名玄尊前往。

    他思考下来,唤道:“金道友。”

    几乎就他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金郅行的声音就立刻响起道:“廷执,属下在此!敢问廷执有何吩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