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玄浑道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玄浑道章: 第五十五章 渡存化驻意

    笔趣阁 ,最快更新玄浑道章最新章节!

    张御看那呈告之上言称,近来又有类似神异生灵来犯,因为艾伯高与金郅行二人早有防备,又得了上回他赐下的法器,所以很是容易就将这来敌擒捉,因自己不敢擅专,所以稍候会送到上层来由他处断。

    他才是看过这呈书没多久,就有神人值司来报道:“廷执,金玄尊有事前来拜见,已至宫门之外。”

    张御颔首道:“唤他入内。”

    神人值司下去传报,没有多久,金郅行踏入殿中,对座上恭敬一礼,道:“廷执,这次属下得廷执所赐法器,与艾道友合力,再次擒下了一个神异生灵,只是可惜,其来时行踪难明,未能知悉其来路为何。”

    说着,他双手一托,将那一枚符器递上。

    张御目光落下,将此物摄来面前,他先是看有一眼,又详细问了金郅行几句,待事机都是清楚之后,道:“金道友辛苦了,此回依旧会为你二位依例叙功。”

    金郅行忙恭声道:“为天夏做事,为廷执做事,属下不辛苦。”

    张御唤来明周道人,令其记下功绩,并赐了一些丹丸丹散,金郅行称谢过后,恭恭敬敬退了下去。

    张御待其离开,便又看向那符器,他发现这个神异生灵便是他那日所看到的另一副壁画上的东西,显然都是自同一处而来。

    他眸中神光一闪,循其力量往里深入探查,但是这次与上回不同,发现之根由极多,密密麻麻、千头万绪,无可分辨,很可能是上回吃了亏后,那预言灵性重新规正,堵上了这一漏洞。

    他一转念,唤了明周道人过来,道:“去请林廷执到此。”

    明周道人下去,过不多时,林廷执来至此间,见过礼后,两人到了里殿坐定,林廷执笑问道:“张廷执今番唤林某,可是为那法器之事么?”

    张御道:“这次请林廷执到此,是守正宫下之人又擒到了一头神异生灵,只我感应到,此神异生灵与此前所见有所同,又有所不同,且这回擒捉可谓顺利无比,并无任何波折,疑其中另变机,故是请林廷执过来一辨。”

    林廷执道:“哦?那倒要一看究竟了。”

    他将那符器拿过,却没有直去观望,而先是祭了一枚一人高下的玉圭出来,立在了大殿之上,随后将玉符往下一投,两者相对而立,他又打了一道下去,便见那玉圭之上有形影照了出来。

    他看有片刻,镇定自若收了玉圭,道:“这神异生灵有些门道,确与上一个神异生灵同出一源,以我所炼法器,或许能困住它,可照理说绝无可能这般老实,连半点挣扎迹象都是没有,故我推断,它极可能是故意让我辈抓住的。”

    张御眸光微动,道:“故意为我所擒么?”

    林廷执解释道:“此神异生灵应是依靠吞食某种欲念为持,存欲生灵愈是强横,愈能助它壮大。”

    他评价道:“此这是非常了得的手段,此物无需做什么,只要在生人面前露脸,并使自身为人所记,且只要此人还有心欲,便可以此为食,深深扎根在此,如此就可保证自身不亡。而接下来,无论是与人为敌,而是潜藏暗伏,都是可以任由其择选了。”

    张御立时就听明白了,这个神异生灵十有八九是像林廷执所说得那般,自己有意送上门来的。这不是束手就擒,而是用了一个适合自身的战术。

    其应该是想着通过艾伯高、金郅行二人之手,进而侵入天夏上层诸玄尊的意识之中,并通寄附此间吸食他们的心欲来解决他们。

    一旦天夏上层瓦解,那么整个天夏就失去了与其他势力对抗的资格,那时候这神异生灵再侵入中下层,那就再没有什么力量能抵抗它了,可以轻轻松松覆灭一整个文明。

    不过这等手段对于寻常玄尊或许有用,可似林廷执这般达到了寄虚之境的修道人,或者说对于他这样摘取了虚实相生功果之人,用处却是不大。

    修道人神气寄落虚空后,不过是投影于世罢了,便是你寄附我意识之中,我也能杀绝牵连,令你无从壮大。

    实际上,这神异生灵也未必敢寄入他们意识之中,因为这种感应牵连是双方的,你既然与我连通我之意识,那么我之意识就寻着你的形影追寻到你所有根本,故这个神异生灵是绝对不敢将此暴露出来的。

    林廷执此刻神情略肃,道:“这生灵实是寻错了路数,若是从我天夏下层着手,那必然遗毒无穷。”

    张御能理解他的话,这个神异生灵对中下层的破坏力是极大的,但是他认为,此獠之选择其实没有错。

    因为在异神看来,所有掌握了上层力量的文明,上层都是最重要的部分,中下层死多少都是无关紧要。所以其是绝不会主动去进攻下层的,说不定在其看来,杀戮中下层不但没有用,反而会让天夏上层提前有了防备。

    另外,这个神异生灵要想壮大力量,也需从上层获取,中下层杀死再多人对它的力量也没有多少增益,这样既费力气又无意义,所以其便是再来一次,多半仍会如此做,这是此物的本能所决定的。

    他道:“对于此物,林廷执认为该是如何处置?”

    林廷执道:“张廷执上回言及,探看那神异生灵根由之时,却被一股力量横加阻碍,反将此生灵毙绝,不知那股异力可是当日虚空之外所引动的灵性之力?”

    张御微微点头,道:“正是同源之力。”

    林廷执笑了一笑,道:“那便简单了,我此回可效仿之。我天夏清穹之气可变演各种气机,前次张廷执改换预言,令那灵性之力借了天机院的造物躯壳入世,我亦观得其气机。”

    说着,他对着那符器一指,“那么我以清穹之气拟化其力,反攻这神异生灵,化演之气虽然无法杀绝此獠,但却可杀其寄意,叫其无从依附。若无依附,则它自陷困笼,除之不难。”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张御不觉点头,这倒是一个巧妙方法。

    开始他还在想,直接下手杀这符器中被困的神奇生灵,此物一定会从艾伯高、金郅行二人处吸食心欲,无法根绝,倒要反过来先杀寄附,断其根源,再杀其主体,那就容易了。

    他发现林廷执所炼的法器,从来不是选择正面强行对抗的,而是都用巧力化解,且擅用敌方之力为我所用。

    林廷执这时伸手一拿,清穹之气落下,霎时化作一枚枚符箓。他将这些符箓摆在案上,道:“张廷执可将这些符箓散于观望过这神异生灵的同道,那么自可消杀其寄驻。”

    张御称谢一声,将符箓收了起来,又道:“林廷执,御这里还有一疑,观见过这神异生灵的,当是不止一些同道,还有将之释放出来之人,此辈意识之中,应有这生灵之寄富,此物同样可借托重生,如此岂不是无法彻底除杀了?”

    林廷执笑道:“此物需吞夺他人心欲壮大,但也由此限碍了自身,如今此獠大半力量皆困于此,我若杀绝,其便是能从那些人意识之中复生,也需得杀夺更多上层力量方能恢复元气,而其若自相残杀,岂非好事?”

    张御思索了一下,道:“这般这东西还是有归来之可能,仍对我天夏子民有威胁。”

    林廷执道:“无碍,这神异生灵虽然难缠,但变化终归不及前一个生灵那般多,待我回去之后,炼一法器,镇于各洲玄府,并由各洲玄尊操持,它若出现,则必能提早发现清除。”

    张御点首道:“如此虽好,却也稍显被动,最好找寻出这生灵根由之所在,从根源上灭绝此獠。”

    林廷执思索片刻,道:“若要这般,就不是一时之功了……”他顿了下,“我有一法,或能寻到,只是找寻之际,还需要有一位同道意识寄驻此生灵,如此做还可能对这位同道造成损伤,这并不是上策……”

    张御这时道:“有一物或是可以。”

    林廷执讶道:“一物?”但他随即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

    张御道:“林廷执,既然我等前次可用造物引来那灵性力量,那这次又为何不可?”

    林廷执点头赞同道:“不错,若是用天机院的造物生灵,先令其突破界限后,再让此物寄入其意识之中,而后我再施展法器追寻其来历,左右只是一个造物,便无需顾及损伤了,张廷执,好办法。”

    张御道:“此事还需向天机院那里解释清楚,恐怕又要耽搁他们再一次的尝试了。”

    林廷执无所谓道:“为天夏效力,本该是他们之职责,孰轻孰重,他们该当是明白,至多过后再多给他们一次机会。”

    上层力量天夏有的是,天机院的造物早突破晚一点,晚突破一点对上层来说没有区别,反而除去当前威胁才是紧要之事,一切都要为此让步,天机院理解也要理解,不理解也要理解。

    但这里也不是没有任何阻碍了。林廷执想了想,道:“此事或许钟廷执、崇廷执那里会有微词,不过我来说服他们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