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第139章 师姐重生后(13)

    昨天才筑基,明天就去历练寻机缘,这对连眠而言,感觉就像是刚从爬学会站,然后就迫不及待要跑出去玩儿一样,这是对自己的自信心太足,还是什么妖精生出来的怪胎啊。

    哦,也不能说是怪胎,人家是天道之子……

    连眠刚吐槽完,刘心远的解释随之而来。

    “是师尊的意思。”刘心远说,“灵虚秘境五十年才得以开启一回,是难得的历练,师尊希望方师弟能去长长见识。”说到末尾,刘心远也觉得难以启齿。

    自从宁同甫收方青卓为徒后,待他极好,但凡能亲自亲为的教导,绝不假他人之手。

    玄剑门其他各峰不知道听了多少八卦,但太玄峰上却是人人都道方青卓的受宠程度都快跟亲儿子一样了。

    原本参加历练的弟子名单早就已经拟定,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增加。纵是有弟子在这档口成功筑基,也不会想要提报增加,才刚筑基能有什么自保之力,什么都不会进了秘境后不拖后腿已是万幸,真遇上什么危险,只得靠旁人护持才能保全性命。

    而这旁人,无疑就是连眠。

    “掌门师伯还真是疼爱新弟子。”连眠没什么情绪的陈述。

    刘心远笑容无奈。

    作为太玄峰首徒,刘心远对师尊偏爱新弟子并没太多复杂的感想,但其他师弟师妹眼看在眼里,确实心里有不平衡。

    加之收徒大会那天方青卓得罪了药峰弟子们,连带如今药峰和太玄峰的关系复杂,这让刘心远挺伤脑筋。

    他也私下向师尊提过几句,望师尊能分些注意力给其他师弟妹,然而他不过一介徒弟,师尊要一意孤行,他还能强行制止不成。

    刘心远拱手向连眠躬身一揖,“此次要有劳连眠师妹了。”

    连眠见刘心远都对她行了大礼,抿了一下唇,只能收下了,拱手还了礼后,没再继续揪着方青卓不放。

    既然掌门师伯那么想让方青卓历练,那就去历练吧,至于历练中的凶险程度,她就不做保证了。

    连眠别过刘心远,转身回了清辉峰,为明天的出发做准备。

    第二天,连眠离开清辉峰前先去向镜渊辞行。

    白冕恰好也在。

    怎么说连眠都是首次做领队,镜渊和白冕难免都有一丝不放心,不同于白冕在言语上多加提醒,镜渊给了连眠两样法器傍身,一件防御的,一件攻击的。

    特别是那件攻击的法器,其中蓄了镜渊的攻击力,别说妖魔鬼怪,大乘以下修士都遭不住,厉害着呢。

    得了这样的宝贝,连眠别提有多高兴。

    镜渊见她喜欢,神色上也松快了不少。

    别了镜渊和白冕后,连眠下了清辉峰,去往玄剑门下的广场,所有参加历练的弟子都在广场上集合。

    今次玄剑门参加灵虚秘境历练的弟子共计五十一名。多的那一名就是方青卓。

    连眠到时,那五十一名弟子已经列好了队,两人为一排,方青卓坠在队伍的最末端。

    参与历练的弟子们穿着统一的门派试练服,玄剑门的试炼服为白底蓝边,连束发的发带也是统一的深蓝色,加上每人手上握着佩剑,一溜眼看过去,端的是仪态端方,精气神上佳。

    众弟子见到连眠,纷纷抱剑行礼,口里喊“师姐”。

    连眠微扬起笑,目光透过躬身行礼的众弟子,扫向了最末端的方青卓。

    方青卓同其他人做一样的打扮,不过相比起收徒大会那会儿,方青卓明显抽高了一些,精神面貌都有所改变。

    “连眠师侄。”掌门宁同甫的声音从连眠后方传来。

    连眠闻言,收回视线,转身恭恭敬敬的向宁同甫行了礼。

    宁同甫看着连眠的脑袋顶交代道:“此次出门历练,务必万事小心。各家聚集,须得谨言慎行,切忌护好弟子们的安全。”

    “弟子明白。”连眠平静的应下。

    宁同甫抬眼看了一眼队伍末端的方青卓,本想再交代连眠务必多关照方青卓一些,但到底因为人多,他最终没有真做这样的交代。

    掌门发完话后,时间也到了出发的时辰。

    所有历练弟子们登上了飞舟后,飞舟便载着一船人往灵虚秘境的方向腾空而去。

    灵虚秘境所在地距离玄剑门有些距离,飞舟航行了整一天才抵达距离灵虚秘境最近的览明镇,今晚上他们将在览明镇过夜,等明天天亮后,再出发前往灵虚秘境。

    因为参加历练的筑基弟子绝大多数都没有完成辟谷,所以吃饭睡觉都是必须的事项。

    飞舟在镇外着陆,所有弟子跟着连眠步行进入镇子里,玄剑门一早已经定好了投宿的客栈,连眠领人到后只需出示玄剑门的令牌信物便可。

    历练于明天开始,所以今晚的览明镇上人来人往,放眼都是各家来参加历练的弟子。

    这些往来的别家弟子们自然也注意到了玄剑门这一队人,不少人还好奇的驻足观望。

    所谓的新弟子历练,除了历练外,也是这些新弟子们结交朋友的一大机会,今天可以先认个脸,待到明天正式进入秘境后,便是结交的开始。

    连眠心里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宁同甫要把方青卓加塞进来的原因之一。

    办完投宿事宜后,弟子们都在客栈大堂用膳,连眠先一步回了房间。

    连眠一离开,客栈大堂顿时热闹起来。

    “连眠师姐不愧是镜渊尊者的弟子,浑身上下都透着和镜渊尊者一样的气势。”

    “说的好像你清楚看过镜渊尊者一样。”

    “正因为没有清楚看过,所以我才说连眠师姐像啊。你不知道,这一路我都不敢看连眠师姐。”

    “噗。”

    “你个怂货!”

    “你不怂?你敢说你正眼瞧看连眠师姐了?”

    “……”

    “看吧!还说我怂?你也就一怂货!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

    独自坐一张桌的方青卓冷眼扫过聊天的同门们,目光若有所思的移向客栈楼上。

    那就是当初断他机缘的人。

    方青卓知道他得罪了药峰,又因为得了掌门师尊的偏宠,惹得其他太玄峰师兄师姐不喜,今天出发后其他人都在短时间里报好了团,仅他被孤立在外,但方青卓一点也不在意。

    有时候处于弱势,才更能得到强势的关注和保护。

    此次历练他的目标很明确,他要结交其他门派的弟子,同时也要让连眠成为他的保护者,助他顺利度过这次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