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终极学生在都市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八百二十二章 丹神扁佗

    乌蒙万万没想到说,区区准大道境的弱者竟然可以爆发出足以跟大道境下品修为强者相媲美的强大气息出来。

    实力不亚于大道境下品修为的强者这倒也没什么,关键是方才小瞧对方了,并没有使出全力,导致吃了点亏。

    “该死!这个家伙当真该死!”乌蒙咬牙切齿,目中散发出恶毒至极的气息,凶狠的擦拭掉嘴角处那一抹鲜血。

    一道狼狈至极的身影爬出那大坑。

    李泽道重重的喘着粗气,抬起头来,那猩红无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头顶上方那道显得暴戾至极的黑色身影看,同样在咬牙切齿。

    “你妹的,竟然敢打碎本公子的黄金罩?”

    李泽道着实心痛得不行不行了,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战斗伙伴为救自己帮自己挡枪了最终死在自己怀里似的。

    “本公子跟你没完!”

    李泽道低吼了一声,身形再次化作那凌厉无比的剑气,狠狠的刺向那道黑影。

    乌蒙被彻底激怒了,那双变得血红的三角眼闪烁着残忍至极的幽光。

    原本乌蒙想让这个家伙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想要对方赶紧去死!

    “既然那你那么想魂飞魄散,本大爷就成全你!”

    滔天魔气,从乌蒙身上爆发出来。

    随后,这些魔气尽数化作一团无比巨大的黑色恐怖火焰。

    下一刻,这黑色火焰仿若那离膛的炮弹一般,狠狠的轰向转眼即至的那道剑气。

    “轰!”

    黑色火焰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狠狠的撞碎了那剑气,然后又狠狠的砸在李泽道身上。

    “噗!”

    李泽道就觉得自己的魂魄被撞散了,精神一恍惚,直接喷出了一口夹杂着内脏的灼血,之后又一次化作那坠落的流星,狠狠砸向那地面。

    “轰!”

    地上又多出了一个大坑,以大坑为中心,周围数丈的地面竟然出现了无数道恐怖的裂痕。

    村落里那数十间房屋尽数轰塌,一个个火尸暴露在阳光之下,一时间凄厉痛苦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远远的传播了出去。

    那颗燃烧着的黑色火球在将李泽道砸回的地面之后,继续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朝着地上那个大坑狠狠的砸了下去。

    乌蒙实在气坏了,他要将这个该死的家伙的魂魄砸个稀巴烂。

    眼见巨大黑色火球就要砸入那大坑里了,就在这时,就好像无形之中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接住那火球似的,火球竟然一下子就处于停滞的状态。

    乌蒙的瞳孔一下子就瞪大,压根就不敢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咔!”

    火球仿若被那只无形巨手狠狠的捏了下一般,竟然出现了无数道裂痕,随即炸裂开来,消失于无形当中。

    乌蒙的脑子完全处于懵逼的状态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制造出来的那火球拥有何种可怕的威力。

    现在却是如此轻易被捏碎了,可想而知,有恐怖的强者就在这周围,而且其修为怎么也得是大道境中品巅峰之上吧,否则没办法如此的轻易的毁了自己的火球。

    他那双瞪大的三角眼流露出一丝忌惮扫了周围一眼,却是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随即想起自己身后那靠山,乌蒙的眼睛里那一丝忌惮尽数化作无形,面色再次狰狞了起来。

    他阴森森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最好别多管闲事,否则就别怪我师尊对你不客气了!”

    “我告诉你,我师尊可是丹神扁佗……”

    话音未落,一道恐怖的威压席卷而来。

    乌蒙脸色巨变,失声吼道:“你敢?”

    这个家伙竟敢如此?我的师尊可是丹神扁佗啊,丹神扁佗你没听过吗?做人能不能别这么孤陋寡闻啊?

    “轰!”

    乌蒙的魂魄重重挨了一击。

    乌蒙眼珠子差点就从眼眶里蹦跳出来,嘴巴大张,鲜血不断的喷出来。

    整个人更是如同那坠落的陨石一般,狠狠的砸向地面。

    艰难爬出地面的李泽道见一道黑色身影迅速冲天而降,面色狰狞异常,猛地咬了下牙,将体内仅剩的一丝气息狠狠的压榨了出去。

    随即一脚狠狠的踹了出去。

    “轰!”

    冲天而降的乌蒙就如同那被一脚踹飞的皮球似的,飞了出去,最后狠狠砸在村口那里的一块巨大石头上,整个人直接镶嵌了进去。

    却是已经魂魄严重受损,气若浮丝了。

    李泽道也没力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昏眼花,几乎昏厥。

    华丽的喷出一大口鲜血之后,赶紧取出梵音仙子所赠送的滋魂丹,吞了进去,闭目养神开始疗伤。

    小半天时间过去,李泽道蓦然睁开眼睛,眼睛里竟爆发出跟以往完全不一样的神采。

    “这就是大道境?”

    李泽道感受着体内那再次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气息,手紧握成拳头,虽说离终点还有极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好歹也已经成功踏出一大步了。

    正爱不释手的把玩葫芦丝的流水公子察觉到气息变化,瞥了李泽道一眼,哪怕很想吹奏一曲《断魂曲》,却也忍不住赞叹。

    这只无耻的蝼蚁在修炼一道的天赋真的很是恐怖。

    若是此等恐怖天赋跟他在音律一道的天赋一样,那么假以时日,他的实力怕是要在自己之上,到那时候,自己还怎么杀他?

    不,到那时候自己应该考虑的已经不是杀不杀得了他的问题,而是他杀不杀自己的问题吧?

    流水公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细微的缝隙里流露出一丝杀气。

    危险就要扼杀在摇篮里,不是吗?

    李泽道不知道流水公子已经动了想将他扼杀在摇篮里的念头了,他站起身来,微微扭了扭脖子,却是没有立即朝动弹不得的乌蒙走去,而是看向周围。

    周围的屋子尽数轰塌,那一具具活尸正暴露在阳光下。

    他们那张脸依旧麻木不仁,他们那眼睛依旧苍白一片,但是他们那声音却是如此的凄厉痛苦,仿若正被架在火堆上面灼烤一般。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从魂戒里取出长剑,然后朝着离他最近的那几具活尸劈了过去。

    “轰!”

    困住他们的那防御魂阵直接被李泽道击个粉碎。

    李泽道紧接着又是一剑,那几具或是立即化作血雾。

    不过一炷香功夫,这村落里的活尸尽数化作血雾。

    被镶嵌在那巨大石头上谈谈不得的乌蒙目睹着这一幕,那正流淌出鲜血的嘴角翘起了一丝残忍无比的幅度。

    这些活尸可不是普通的活尸。

    师尊丹神扁佗将其魂剥夺走之后,还在他们体内放入了鬼蛆。

    鬼蛆以魄为食,这也是为什么,这些活尸会发出如此不寻常的凄厉痛苦之声。

    等鬼蛆将这些活尸的魄尽数啃噬完之后,师尊将会收集这些鬼蛆,继续将其放入其他活尸体内。

    每一只鬼蛆,至少得啃噬掉十具活尸的魄,方才能进化。

    进化的鬼蛆将成为师尊炼制某种魂丹所必须用到的材料。

    但是现在,这些活尸连同其体内那些好不容易即将进化的鬼蛆尽数化作血雾,师尊若是得知,定然会勃然大怒,到那时候,这个该死的家伙跟藏匿在暗中那个更该死的家伙,定会会被师尊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

    真期待啊!

    李泽道清楚的感受到,有一双恐怖的眼睛正落在自己身上。

    身形一闪,来到乌蒙跟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双三角眼睛。

    “桀桀桀……”那双恐怖三角眼非但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有着浓郁的恶毒以及幸灾乐祸。

    李泽道冷冷开口:“本公子刚刚好像听到,你说你的师尊是丹神扁佗?”

    “桀桀桀……你怕了?”

    乌蒙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我劝你还是赶紧将我给放了,然后静等我师尊来,我师尊可能还能让你们少受点罪。否则到那时候,你们就是想死,也死不了了。”

    “啪!”

    李泽道一巴掌抽了过去。

    乌蒙懵了下,这一巴掌根本就伤不了他分毫,但是侮辱性极大。

    “丹神扁佗,很了不起吗?”

    李泽道瞳孔里暴戾之气沸腾。

    宗主之所以遭遇此等大难,正是拜这丹神扁佗所赐。

    按照宗主的说法,含光长空将鬼手从她魂魄里夺走,一方面是因为含光长空太过冷血了,另外一方面,鬼手正是丹神扁佗所提出的条件。

    所以,鬼手此时就在丹神扁佗手中!

    离开梵音谷之前,李泽道还想说定要找个机会帮宗主从新夺回鬼手,没想到竟然在此遇到了丹神扁佗的弟子。

    而且,从这种情况下来,这村子里的人之所以尽数成为活尸,也正是拜丹神扁佗所赐。

    所以这种什么狗屁丹神扁佗,还是赶紧让流水公子将他杀了算了,免得有更多无辜的人惨遭其毒手。

    “你敢打我?”乌蒙那双三角眼变得滚圆,流露出狰狞至极气息,因为过度的愤怒以及耻辱,那张脸直接扭曲成一团了。

    李泽道又好几个巴掌过去。

    “啪啪啪……”

    乌蒙嘴角处流淌出更多鲜血了,着实气急攻心,加上魂魄受损极其严重,竟然晕死过去。

    “本公子这就让你知道,丹神扁佗在本公子眼里,就是一坨屎!”

    李泽道咬牙切齿嘀咕了句,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一炷香功夫之后,李泽道再次现身,手中却是抓着一只幼年毛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