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终极学生在都市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 活尸

    为了不继续恶心下去,流水公子换了个话题,说道:“这云梦山脉里,基本已经找不出能够轻易碾压你的毒虫兽类了。”

    “所以,换个地方啊。”李泽道觉得这个流水公子就是白痴。

    “流水公子说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

    李泽道自是要牢牢的楼抱紧这条大腿,他甚至都想站在那高山之巅,相当豪迈的嘶吼一句:“流水公子在手,天界有我!”

    看着那张平淡无奇的脸,李泽道觉得流水公子要是个像天梦姐姐那样的女人那就更完美了。

    实在不行,像宗主那样的“男人”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需要重新找个地方,从现在开始,本公子来当你的对手。”流水公子淡淡的说。

    流水公子也不是懒得去另外一个地方,他就是实在懒得在继续在救这只该死的蝼蚁。

    每救他一次,便要羞辱自己一次,便要恶心一次。

    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动手将他打个半死算了,这样一来也就不恶心了。

    流水公子觉得自己这个法子实在很不错。

    “你?”

    李泽道嘴角扯了扯,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流水公子,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这是羡慕嫉妒本公子在音律一道的造诣,想狠狠的教训一下本公子呢?”

    流水公子冷冷的说:“本公子并没有羡慕嫉妒,不过……想狠狠教训一下你倒是真的。”

    这个无耻至极的蝼蚁倒也不是太笨。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抽,能不能别这么诚实?

    为了更好的抱住这根大腿,被他狠狠的教训一番,也算是安抚一下他那颗可能已经受到一万点暴击的脆弱心灵倒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又不是小气的男人,关键是……

    李泽道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问:“你不会趁机将我身上的皮肉都削下来吧?”

    想起那场剑雨,那一具血粼粼的骷髅,李泽道头皮开始发麻,忍不住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若是那样一场剑雨浇洒在自己的身上,李泽道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流水公子认真的想了想,不确定的说:“本公子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那样做。”

    有多少次,他都想那么做,但是看在这只蝼蚁还有很多神奇的乐器还没有亮出来,他最终还是相当恼火的打消了那种念头。

    “……流水公子仍是在那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绝世强者,在下不过区区准大道境修为,实在不敢劳烦流水公子。”李泽道讪笑。

    流水公子冷冷打断了李泽道的话:“无妨,反正更为耻辱的事情本公子也早就做过了。”

    “……”

    ……

    云梦山庄。

    冯老低着头,面若死灰,低声汇报道:“老庄主,已经调查清楚了,是音痴流水公子。”

    “流水公子!竟是他!”

    云梦狂兵喃喃自语了句,脸上的阴霾浓郁了几分,更是心生一丝强烈的无力感。

    那可是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恐怖强者,云梦山庄虽说贵为荣耀家族,却是招惹不起人家啊。

    除非动用荣耀令牌求那天出面。

    只是为了云梦溪动用了最重要的那张底牌,着实是一种相当愚蠢的行为。

    “你自行了断吧。”

    沉默良久之后,云梦狂兵那双冷冰冰的眼睛扫了冯老一眼。

    冯老身体一颤,面色再次苍白了几分,躬身说道:“是。”

    转身离开这阁楼,仿若一具已经没有魂魄了的尸体。

    一炷香功夫之后,一道黑影仿若鬼魅,来到了云梦狂兵跟前,躬身说道:“冯老自行了断了。”

    云梦狂兵冷冰冰道:“两件事。”

    “其一,冯老的所有族人都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了。”

    “是。”黑影作揖,声音里没有任何人类的温度。

    “其二,动用一切关系,找到落花小姐的下落。”云梦狂兵眼睛里闪烁着狰狞至极的光芒。

    “是!”黑影再次作揖,身形消失在原地。

    ……

    李泽道终究还是婉拒了流水公子的好意,没让他充当自己的陪练,主要是流水公子太强了,反而没办法激发出他的所有潜力。

    想要激发出所有潜力,最好是跟那种只比自己强一点的强者对战,这会让你心生一丝强烈的希望。

    你会强烈的觉得,只要在榨干最后一丝气息,便可打倒对方!

    从而,那最后一丝潜力,也就被激发出来了。

    但是跟流水公子对战,根本就是除了绝望还是绝望,是很难将那种潜力激发出来的。

    好吧,说了半天李泽道说白了就是害怕流水公子伺机伤害自己,那可是一个没有任何道德品质可言的疯子。

    之后李泽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多送了两样乐器给了流水公子,这才成功说服流水公子带他去寻找更为强大的兽类继续修炼。

    “那就去北疆山脉,北疆山脉深处的毒虫兽类,有不少可达到大道境中品水准,甚至还存在准归一境水准的毒虫兽类。”

    看在那两件乐器的份上,流水公子决定继续侮辱自己,恶心自己,救这只蝼蚁的小命。

    然后,他很是郁闷,只能继续在心里骂娘。

    这特么的怎么就抵挡不住这该死的诱惑呢?

    李泽道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那便去那什么北疆山脉。”

    一日之后,一座景色秀丽的山峰出现在李泽道的视线范围内。

    就在这时,有数只羽毛漆黑如墨的大鸟盘旋而来,发出一连串聒噪难听之声。

    流水公子眉头皱了下,摆了下手。

    刹那间,一场让李泽道眼皮子剧烈跳动的剑雨倾泻而下。

    “轰!”

    那数只黑色大鸟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便成为了数具血粼粼的骷髅,随即直直的坠落下去,周围美好的气息一下子就被浓郁血腥味所替代。

    这太你妹残忍了。

    李泽道头皮发麻得都快没感觉了,忍不住出声质问道:“你为何要杀了这些鸟?”

    流水公子瞥了李泽道一眼,淡淡说道:“可能是因为,本公子还舍不得杀你吧。”

    “……”

    李泽道悻悻的闭上自己的嘴巴,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他这才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此时其实一只脚就站在那鬼门关门口,但凡哪一天那些乐器吸引不了流水公子了,他会毫不犹豫的让自己化作血雾的。

    看来等修为再强大一些,便得想办法扔了这粗壮无比的大腿,否则日后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那几只鸟,死得实在太惨了。

    下意识的,李泽道低头看向下方,依稀可见,前方那山脚下竟有一村庄,不过未见任何炊烟,也没能察觉到任何活物的气息,似乎那是一个已经被废弃了的村子。

    “嘶……”

    就在这时,却是有阵阵怪异至极的嘶鸣声传入了李泽道的耳朵里。

    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听得不是太真切。

    “这里生活着强大的毒虫兽类?”

    李泽道凝神静气倾听了片刻,最终确定那声音正是从那一座座看似荒废的屋子里传出来的。

    看来这村落并非是一座已经荒废了的村落。

    有流水公子此等强者在跟前保护着自己,李泽道的好奇心也变得重了起来。

    他很是好奇,究竟是何种毒虫兽类竟是藏匿在那屋子里。

    原本生活砸死这里的人,难不成已经全部都被那毒虫兽类给吃了?

    若是那毒虫兽类足够强大,倒是可以拿来当沙包用。

    当下李泽道让魂云朝下方降落,于是那种声音更是清晰了。

    这声音很是凄厉,似乎又饱含着痛苦。

    几个呼吸之后,魂云降落到村子上方不过数丈,却见就是一个看起来无比荒凉的村落,那些破旧房屋周围寸草丛生,空间之中还弥漫着一股怪异至极的味道。

    而那数十间破旧的房子虽看起来异常陈旧,却是门窗紧闭,甚至就连一丁点破洞都没有,看不清里头的情况。

    只是清晰的听到,每个屋子里皆有那种让李泽道听起来相当难受的声音传了出来。

    李泽道认真想了想,最后确定了一件事情……他还是不知道这是何种毒虫兽类发出的声音。

    不过看这情形,怕是整个村子都已经被这种不知名毒虫兽类给占领了。

    而这种毒虫兽类似乎怕阳光,否则为何大白天的要躲在这屋子里?

    李泽道抬头看向一旁的流水公子,开始发扬勤学好问的精神,问道:“流水公子,这是何种兽类发出的声音?”

    流水公子杀了那几只打扰到他的黑色大鸟之后,此时正爱不释手的欣赏着手中那巴掌大的,形状极其怪异的名为陶笛的乐器。

    见这只无耻至极的蝼蚁竟然跟那几只鸟一样,在自己耳旁叽歪,差点一个没忍住又制造出一场剑雨出来。

    不过看在这只蝼蚁还有很多各种形形色-色乐器的份上,流水公子还是随口说道:“这是活尸发出的声音。”

    李泽道一愣,继续发扬勤学好问的精神:“敢问流水公子,活尸是何物?”

    流水公子瞥了李泽道一眼看,就如同在看一个傻逼似的:“你不知道?”

    “咳咳……一直以来,本公子都在那里坐着坐着研制各种乐器,两耳不闻天界事,因此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去了,比如在你去往梵音宫之前,本公子可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流水公子。”

    仗着自己还拥有不少乐器,李泽道相当不知死活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