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朝仙道: 第一百七十八章 应言之人

    /

    “临行前,为师送你两句话,到那时,你便能知道一切的原委。”

    孔圣“看”着陈少君,突然手掌轻拂,一股恢宏的浩然正气勃发而出,同一时间,一张白色的字幅朝着鬼圣飞了过去。

    在字幅飞起的刹那,一行字迹赫然映入眼帘。

    “天道亏盈,地道变盈,鬼神害盈,人道恶盈……,子墨记住这句话,日后,一切自见分晓。”

    “年轻人,吾道已终,希望你真正能做到我没有做到的事情!”

    孔圣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那最后一句似是对陈少君说的,而四周则骤然变得昏暗起来,也越来越模糊,当那间油灯映照的草房消失,陈少君便再次看到了身前的鬼圣。

    陈少君没有说话,眼中露出了思忖的神色。

    “这座鬼碑,其实是我按照老师的意思留下的,你也是老师所说的应言之人,或许你真的能做到我和老师都没有能够做到的事情。”

    鬼圣微笑道。

    “可是,我还是没有明白前辈和孔圣先师的意思。”

    陈少君皱着眉头道。

    “你亲眼看到了那些痛苦的、破碎的灵魂,不是吗?”

    鬼圣道。

    “是。”

    陈少君道。

    “呵呵,其实你已经明白了,对吗?那灵魂都充满着痛苦,可是除了你我,其它人根本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老师曾经说过,有教无类,可是儒道并没有能够解决他们的痛苦,老师毕生的精力都花在了教化人类上,这已经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所以老师才说,这不是他的道。”

    鬼圣道。

    “可是,连孔圣先师都做不到的事,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陈少君皱着眉头。

    并不是他妄自菲薄,就那一刹那,他看到太多太多灵魂碎片了,那是无数万年前,甚至诸天万界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灵魂碎片,无数万万年来,谁也不知道这天地积累了多少灵魂碎片。

    只怕他看到的,也仅仅只是无数破碎灵魂的冰山一角而已,甚至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因为在那天地间飘荡,充满了痛苦的灵魂恐怕已经多到了难以计数的地步。

    就连圣人都不敢妄言的东西,陈少君也不敢说自己真的能够解决。

    “事在人为,只要尽心尽力了,不留遗憾,便无需去在意结果,毕竟如果连你我都做不到,那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了,不是吗?”

    鬼圣道。

    “学生明白了。”

    陈少君沉默良久,若有所悟,终于点了点头。

    确实,如果连他们都做不到,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

    看到这里,鬼圣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似乎解脱了一般:

    “我的心愿已了,也该离开了,这些东西就算临别的礼物,赠送给你吧。”

    鬼圣说着,手掌一伸,一张书页立即出现在掌中。

    陈少君只是看了一眼,立即大喜:

    “鬼圣《论语》。”

    鬼圣手中的正是那本《论语》中欠缺的最后一页。

    “呵呵,你年纪轻轻,就能拥有大儒级别的修为,实在不易,这也是我儒道的幸事,不过,这并不是我真正要送给你的。”

    鬼圣说着,转瞬间,取出了最后一样东西。

    “哦?”

    陈少君大为好奇,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然而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陈少君却是心神剧震,不由失声低呼:

    “金色书页?这怎么可能!”

    鬼圣口中的最后一样礼物,不是别的,赫然是一张和陈少君从文庙文树里得来的一模一样的金色书页。

    陈少君一直以为那种金色书页是独一无二的,是最为特殊的,但他根本没有想到,鬼圣身上竟然也保有一张这样的书页。

    不,仔细看去,两者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文树赠送的张经页是纯金色的,而鬼圣的经书则是金中泛白,当鬼圣送出这张经页的时候,陈少君脑海中的金色书页陡然震动起来,互相呼应。

    毫无疑问,尽管稍有不同,但两者乃是同源无疑。

    一时间,陈少君心中掀起万丈波澜。

    “前辈,这张金色书页到底是什么?”

    陈少君一脸正色,终于忍不住问道。

    如果说有一个人知道真相,可以告诉他金色书页的真相,恐怕也只有鬼圣了。

    “这不是什么金色书页,而是老师赐下的儒道经文。”

    鬼圣道。

    孔圣?

    陈少君眉头一挑,有些意外,但又感觉在情理之中。

    “这是老师创立儒道之前的东西,老师游历天下,就一直把它们带在身上,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老师从没有提起过,我们也从没有询问过,只知道最后分别的时候,老师将这些经页送给了我们八名弟子。”

    鬼圣淡淡道。

    “八人?也就是说这样的经页总共有八张?”

    陈少君道,这个信息是他第一次知道的。

    “嗯,老师将东西交给我们,并没有仔细说明,只是说时机到了,一切就会自见分晓,所以说这张经页并不是我送给你的,而是老师送给你的,所以我也没办法告诉你答案,不过你是老师所说的应言之人,或许未来你能解开这些书页真正的谜底。”

    鬼圣道。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年轻人,我的时间到了,该分别了。”

    鬼圣说着,身体消散,突然化为无数的光点:

    “小友,我在石碑中还留了一样东西,就麻烦你一并照顾了。”

    “东西?什么东西?”

    陈少君连忙追问,然而鬼圣的声音余音袅袅,再没有回答。

    陈少君顿时怔住了,那一刹那,他知道鬼圣留在天地间的最后一缕残识彻底消失了。

    陈少君睁开眼,那熟悉的一切再次映入眼帘,陈少君一眼就看到小蜗,它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

    “已经过去多久了?”

    陈少君问道。

    “你才刚刚入定一会儿,怎么——”

    小蜗一脸诧异,然而话还没有说完,轰,突然之间,大地震动,小蜗下意识扭过头来,下一刻,就在它震动的目光中,山顶上那道矗立不知道多久的鬼碑突然轰然坍塌,爆炸开来,猛地化为一团滚滚鬼气,石碑内的禁制也彻底消失了。

    不止如此,随着鬼碑的崩塌,整片鬼圣区域都猛烈的摇晃起来,似乎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般。

    “怎么会?”

    小蜗顿时呆住了,它一直呆在陈少君身旁,明明陈少君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鬼碑会突然崩塌?

    这一刻的小蜗满头雾水,只有陈少君一脸平静,毫不意外。

    “这就是鬼圣前辈留下的东西?”

    陈少君往前走了一步,右手一招,一团黑色的光华散发着微弱的灵魂波动,立即落入陈少君掌中。

    这是一团残破的意识,并且处于沉睡之中,很显然,这就是和鬼圣纠缠的最深的那团意识。

    “我现在的实力微薄,只能留待以后了。”

    陈少君说着,便将那团残识送入鬼圣赠送的金色书页。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

    陈少君低下头来,望向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鬼圣书页,他的文气已经达到十斗巅峰,如今条件已经满足,他终于可以真正冲击大儒境界。

    翻开书页,陈少君仔细观看,一缕缕文气也随之从书页中涌入到陈少君的脑海。

    片刻之后——

    轰!

    当陈少君看完最后一页文字,大地震动,山峦顶端,一道恢弘的精气浩浩荡荡,陡然冲霄而起,在这昏暗的鬼族地界显得耀眼无比。

    而远处,那白衣年轻人本来已经穿过鬼圣的结界气壁,离开了鬼圣区域,但是下一刻,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浑身剧震,陡的扭过身来。

    轰,几乎是同时,隔着远远的距离,白衣年轻人看到了那一道冲霄而起的耀眼精气。

    “不可能!”

    白衣年轻人的修为何其强大,几乎是一眼就辨别出了陈少君的气息。

    文气十斗到大儒之间虽然只有咫尺的距离,但却是天地一般的鸿沟,而他离开的时间,陈少君分明没有达到条件。

    然而让他感到震动的还不止是这个,就在陈少君突破的同时,在他的感知中,那座不知道存在多久的鬼碑竟然也同时消失了。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白衣年轻人眼中透着深深震动,他的心中一动,就要回过头来,再次进入鬼圣区域,找到陈少君,询问明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唳,一阵惶急的尖啸突然从远处传来,声音中透着一股求救的味道。

    白衣年轻人眉头微皱,眼中透出迟疑的神色,然而不过须臾的时间,虚空锐啸,一团黑色的光芒黑烟滚滚,有如利箭一般划过虚空,从远处朝着白衣年轻人电射而来。

    白衣年轻人手掌一抬,那团黑色的光芒立即落入掌中,仔细看去,赫然是一根黑色利箭,利箭上,有着鬼族特有的气息和花纹。

    “太子殿下,东边出事,请殿下即刻前往。”

    利箭落入手中的刹那,一个声音立即从利箭中传来,白衣年轻人闻言,一双眼眸立即变得凌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