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孙猴子是我师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孙猴子是我师弟: 0818 公开处刑,社死现场(第五更,求月票求订阅)

    “你先应付完这些再说吧!”

    克尔苏加德不信金肆能与这数百的黑曜石毁灭者对抗。

    金肆掏出两把匕首,身形一动。

    人已经落到一个黑曜石毁灭者的头顶。

    手中匕首就那么一挑。

    黑曜石毁灭者的后脑勺已经被划开。

    一颗黑色的如同石子一样的核心被挑了出来。

    金肆再借力一蹬,也不落地,人已经蹿到另外一个黑曜石毁灭者身后。

    两个、三个、四个……

    金肆宛如一道带着刀刃的旋风。

    几乎是在眨眼睛,十几个黑曜石毁灭者已经被挑出核心。

    克尔苏加德发现,自己召唤出来的黑曜石毁灭者完全就是送菜的。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金肆的近战格斗。

    那种宛如鬼魅一样的行动,不讲道理的袭杀手段。

    别说是他,就连希尔瓦娜斯都有点难以置信。

    毕竟,金肆是在用她的身体做出这些动作。

    虽然之前金肆用她的身躯展示过近战能力。

    不过那时候的展示和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别提什么十步杀一人,金肆此刻是一步杀十人。

    很多时候,金肆掠过百米,那些黑曜石毁灭者才反应过来。

    数百黑曜石毁灭者也不过两分钟的事。

    金肆落到地上,摊开双手。

    “老师,你没有什么强大的不死造物吗?就这些黑曜石毁灭者真的不行啊。”

    克尔苏加德气的要吐血,如果他现在有血吐的话。

    气的他直接把黏在脸上的几块肉也扯下来了。

    黑曜石毁灭者和石像鬼虽然也属于不死军团的一员。

    不过它们并不是活物,而是魔法造物。

    当然了,这种魔法造物不是那种找工匠雕刻出来的。

    克尔苏加德只是制造了它们的核心,然后通过核心就能让它们形成,变身为黑曜石毁灭者。

    克尔苏加德举起只剩下骨头的右臂。

    天空中乌云滚滚,徒然,一条银白色锁链从天而降。

    那银白色的锁链将金肆捆住,冰霜锁链!

    然后是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

    不断有冰霜锁链从天而降,将金肆捆的严严实实。

    金肆想要挣脱,用力震了一下,没挣脱。

    金肆有些意外,这冰霜锁链比想象中的更坚硬。

    “没用的!金肆,只要你的魔力没有超过我,那么你就无法挣脱冰霜锁链。”

    克尔苏加德终于自信了一把。

    魔力!这玩意要多少有多少。

    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魔力了。

    希尔瓦娜斯也是心头哇凉哇凉的。

    魔力!?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能够和克尔苏加德比魔力吧。

    他可是将太阳井当做自己的魔力源。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比他的魔力更庞大的了。

    即便是金肆也不例外。

    “哎呀哎呀……”金肆无奈的叫道:“老师啊,果然还是您棋高一着啊。”

    “呵呵……你终于认输了吗?”克尔苏加德得意的说道。

    “是啊,要论魔法,确实是您强大。”金肆无奈的承认了自己的不足。

    克尔苏加德举起双掌,在头顶上凝聚出一枚巨大的冰柱指向金肆。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等等……老师,我有话说。”

    “哦?我给你开口的机会,向我忏悔吧。”

    “不是,老师,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忏悔,我是想提醒您,您再出招的话就三招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三招之后,我可是要对你公开处刑。”

    “哼!你办得到的话,那只管来吧。”

    克尔苏加德挥动双臂,冰柱破空而去刺向金肆。

    希尔瓦娜斯绝望的看着飞过来的冰柱。

    那冰柱宛如小山一般,除了躲避,她想不出破解抵挡之法。

    可是现在自己的身躯被冰霜锁链缠住,寸步难行。

    这种局面下,金肆要如何躲避?

    就在这时候希尔瓦娜斯的额头打开了第三只眼。

    冰柱悬停在面前,顿在半空中。

    克尔苏加德和希尔瓦娜斯都有些出神。

    金肆被缠住身躯,还能挡住这个攻击?

    神罗天征!金肆身上的冰霜锁链和眼前的冰柱同时粉碎。

    金肆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微笑的看向克尔苏加德。

    “不愧为老师,差一点就被你杀死了。”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

    “哦,你说的是冰霜锁链吧,很厉害。”金肆耸了耸肩。

    “你不可能比我的魔力更庞大。”

    “确实是不可能,我没老师你的魔力庞大,不过呢,无法挣脱,那就直接破坏掉好了,这种魔法只是因为魔力加持,所以让人觉得难以破坏,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破坏,只要瞬间释放出绝对的破坏力就可以办到。”

    金肆看向克尔苏加德:“老师,是不是觉得这个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不是感觉非常的欣慰,是不是感觉自己可以带着微笑去死了?”

    “你以为你赢了吗?你以为你……”

    呼——

    一道劲风呼啸而过。

    克尔苏加德的手脚同时粉碎。

    克尔苏加德却丝毫不惊慌。

    “你杀不死我!你……”

    金肆来到克尔苏加德的面前:“老师,我可从来没打算杀你哟,对我来说,你可是能够给我带来更多的乐趣。”

    克尔苏加德加快魔力输出,想要尽快的修复受损的身躯。

    “老师,我说过,我会现场处刑你,你记不记得?”

    克尔苏加德飘着想要逃离金肆的面前。

    可是被金肆捏住脑袋:“老师,不要跑哟!”

    “你杀不死我,总会被我杀死!”克尔苏加德嘴硬的看着金肆。

    “呵呵……”金肆对克尔苏加德的威胁一笑而过,自己这么大度的人,会在意这种虚无缥缈的威胁吗。

    金肆在地上捡起一条木棍,然后从下而上,将克尔苏加德穿了个串。

    再点起一个火堆,直接将克尔苏加德架在火堆上,烧烤!

    “转啊转,转啊转……”

    克尔苏加德要疯了,他知道金肆坏。

    可是他不知道金肆这么丧心病狂。

    希尔瓦娜斯同样是脑子一片空白。

    这个驱使着不死大军的巫妖王,居然被金肆这么羞辱。

    “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克尔苏加德疯狂的叫嚣着。

    他试图熄灭下面的火焰,可是不断的转动,让他什么魔法都用不出来。

    “救我,快来救我……”克尔苏加德绝望中,只能向自己的不死大军求救。

    金肆双掌摁在地上,黑暗木遁.树界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