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就是超级警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就是超级警察: 331、还俗【求月票】

    作为专业警察的王警官和卢薇薇,发现这波操作是可以找出藏匿佛像的木箱,尚且会感觉不可思议。

    而普通民众就更加了……

    能将水玩到这种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但是眼前的顾晨,看上去,却又是如此年轻。

    却拥有资深警察的沉稳和智慧。

    村民都看在眼里……

    现场三个警察,顾晨的警衔和小女警的警衔是一样的,王警官的肩章上多一条杠。

    从资历来说,顾晨还得叫小女警师姐。

    由此可见,顾晨才是这三名警察当中,资历最低的那个人。

    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顾晨竟然成了现场的指挥。

    一名三级警督的领导,和一名三级警司的师姐,竟然动手在这里挖坑,而顾晨却站着一旁指挥。

    这画风……可不是一般民众所能理解的。

    即使两个人积极,不在乎这些,但是给当地村民的感觉,还是地位决定一切。

    以中国传统思想来看,职位高低应该是决定劳动量多少的标准,干活的往往是基层民警。

    却没有见过基层民警指挥领导层劳作的,感觉这就很飘啊。

    卢薇薇和王警官,将木箱轻轻放在顾晨的面前,问道:“是这个吗?”

    顾晨看了眼身边的玄静,随后取出白手套,将这尊佛像拿在手中,问玄静:“玄静师傅。”

    “啊?”玄静明显有些走神,赶紧应了一声,道:“诶?还真是,真的是那尊盗走的佛像。”

    “你能确定吗?”王警官又追问了一句。

    “是的,我见过这尊佛像,怎么会不记得呢?”

    玄静熟络的打量着四周,很快发现顾晨的眼神,正死死盯住自己。

    她赶紧转移目光,假装不知情道:“这……这也太神奇了吧?用水竟然就能在三个篮球场大小的晒谷场,精准的找到木箱,顾施主,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也是不由问道:“我活这么大年纪,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奇事,警察同志,你是怎么做到的?”

    顾晨收回目光,托着下巴解释道:“其实道理很简单,晒谷场这么大,如果为了找到藏匿的木箱,把整个晒谷场统统挖掘开来,也不现实。”

    “没错。”卢薇薇计算着时间,说道:“如果发动村民一起挖,最起码也得一两天时间,而且这还算快的。”

    “所以这种方法不可取,得另辟蹊径。”顾晨直接否决掉,说道:“大家可以看到,干泥土渗水很快,如果下面有一个大木箱,那渗水的速度,比其他地方就要慢。”

    王警官回头看了眼刚才的地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刚才那块地方,确实要比其他地方积水多。”

    “因为上面有积水,所以颜色肯定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也就是比其他地方泥土的颜色要更深。”顾晨看这玄静,道:“所以我断定,有积水的地方,下面必定有乾坤。”

    “原来是这样啊。”卢薇薇这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笑道:“我说呢,为什么你要用水来覆盖,原来顾师弟你是像用这种方法来判断木箱的位置啊?”

    王警官也笑道:“利用渗水快慢来判断木箱位置,的确很妙啊,好在这片晒谷场地势平坦,如果有崎岖,那可不一定奏效啊。”

    “就是因为地势平坦,我才会想到用这种方式。”顾晨也是笑了笑,说道:“这种方式只适合于平坦地面。”

    “小伙子,还真有你的啊。”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不由竖起大拇指。

    现场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先鼓的掌,很快,掌声雷动,大家都被顾晨的这波操作给震惊了。

    唯独尼姑玄静,也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勉强的鼓掌。

    见一切尘埃落定,玄静弱弱的说道:“顾施主,卢施主,王施主,既然佛像已经找回,那我得赶紧带回寺院,给我那些师姐师妹们报个平安。”

    “玄静师傅。”顾晨转过身,直接来到玄静面前,说道:“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你跟这尊佛像,都得去一趟芙蓉分局。”

    “什……什么?去……去分局?我去分局干什么?协助调查吗?”玄静一下子就慌了。

    卢薇薇瞥了她一眼,道:“玄静师傅,为什么跟我们去芙蓉分局,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卢薇薇,别吓着人家。”王警官看着玄静,说道:“就是想让你配合我们去做个调查,别紧张。”

    “可……可你为什么要掏出手铐来?”玄静心说你骗不了我,配合调查就配合调查,掏手铐几个意思啊?

    顾晨见对方有意拒绝,才直接道:“玄静,那我就换个说法吧,你涉嫌赃物的销售、窝藏、转移和收购,已经触犯法律,请跟我们去芙蓉分局协助调查。”

    “我……我没有!”见顾晨如此直接,玄静整个人也急了,当即反驳道:“你们胡说,你们冤枉好人,我是无辜的。”

    卢薇薇可没跟她废话,直接将手铐扣在她双手上,拍拍玄静的肩膀道:“走吧,玄静师傅。”

    芙蓉分局。

    三号审讯室。

    穿着长袍的玄静,戴着手铐,坐在里边的样子,还是吸引到不是路过的警员多看几眼。

    尼姑被抓进审讯室,这还是头一遭碰到。

    别说是其他警员,就是王警官也是颇感好奇。

    好奇的是,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奇女子,竟然会勾结外国人,盗取寺院的财务。

    而且能做到如此的明目张胆。

    “玄静。”坐在她对面的顾晨,抬头问道:“你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报一下。”

    “我……”玄静也是呆住了。

    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遭有人问自己要姓名。

    要不是顾晨,恐怕自己连叫什么都不清楚,就只剩下法号了。

    “姓名。”一旁的卢薇薇扣着桌子提醒道。

    “我……我叫陈花花,今年……今年33岁,身份证号码是……”

    陈花花将自己的个人资历吐露出来。

    “知道为什么找你来这吗?”王警官问。

    “知道。”陈花花点点头,道:“你们说我涉嫌赃物的销售、窝藏、转移和收购,已经触犯法律。”

    看着身边的顾晨,陈花花又道:“可……可我根本就没有啊,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是冤枉的。”

    “那我来问你。”顾晨拿着阿兰德手机,将那段通话录音点开。

    顿时,一个老太太沉稳的声音,在审讯室内忽然响起来。

    听完之后,陈花花再一次愣住,随后直接噗笑道:“我说你们几位施主,你们有没有搞错啊?这分明就是一个老太太在打电话。”

    想了想,陈花花又道:“对了,他是在交代交易地点,莫非……莫非她就是要购买佛像的幕后黑手?”

    “分析的很透彻嘛。”顾晨也是笑了笑,心说又一个影后级人物。

    陈花花顿时黛眉微蹙,直接质问顾晨道:“我说顾施主,你究竟几个意思啊?你们把我抓到这来,究竟想干啥?”

    “这不就是你吗?”顾晨也没跟她废话。

    质问嫌犯,顾晨向来不喜欢绕圈子,喜欢直截了当的质询对方。

    顾晨将处理掉老人变声器的原声,顿时又用自己的手机播放出来。

    同样是刚才的话,现在的声音,跟审讯室里的陈花花,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陈花花当时就愣住了,疑道:“这……这是?”

    “这是你用变声器之前的原声,你利用变声软件,处理掉自己的声音后,直接与阿兰德打电话,将交易地点告知阿兰德。”

    陈花花哑口无言,好半天才道:“这绝对不是真的,你们肯定是搞错了。”

    “昨天在我们上山的时候,正好碰上你也上山,其实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在村里的晒谷场枯井,存放交易的现金对吗?”顾晨直接戳穿陈花花,道:

    “而且我还知道,阿兰德顾交易对象,是通过一个情报掮客提供的消息,所有的行动,可以说是由情报掮客来主导。”

    “但是这个人压根不存在,因为这个情报掮客就是你,你一人饰演两种角色,好让阿兰德这帮人相信,自己的交易雇主,其实是个老太太。”

    “你知道,就算阿兰德这帮人落网,你也可以利用这种误导信息,来误导我们警方的追踪。”

    “而且阿兰德被捕,你也是早有预料,所以提前来村里,将放置在枯井中的佛像,转移到晒谷场,所以你才会神秘的出现在那里,因为那个时候,你刚刚完成了填坑作业。”

    “我……”陈花花就像自己的秘密全部被人看穿一样,想反驳,却发现毫无底牌。

    “不想承认?”顾晨手里转着笔,问陈花花:“那把你的双手伸出来看看。”

    一听这话,陈花花赶紧看了下双手,然后快速的放下来。

    卢薇薇幽幽的叹了口气,主动走到她面前,将陈花花的双手展开来。

    “呐,石锤了吧?你的双手指甲里,满是泥土,跟我今天挖坑刨坑时是一样的。”

    陈花花赶紧挣脱卢薇薇双手,将手缩在一侧。

    “别躲了。”顾晨也道:“我们根据你个人的账户资料,以及一些社交软件的使用情况,已经让技术员破解了你这段时间的交流信息。”

    顾晨将一叠厚厚的资料,竖在陈花花面前道:“看见没?你频繁使用‘影子’这个称谓,在和阿兰德沟通,所有信息都可以确认,你就是一直在和阿兰德犯罪团伙沟通的情报掮客,而那个所谓虚拟出来的雇主老太太,无非也是你自己在扮演而已。”

    “这……”陈花花也是惊得说话结巴,道:“这些,你……你是怎么弄到的?”

    顾晨将一张名片掏出来,夹在两指之间道:“你别忘了,名片是你自己给的,要不是有你名片上的各种社交软件的账号,或许我们还会像大海捞针一样,毫无头绪的寻找交流账号。”

    “而‘影子’这个虚拟人物,也不会这么快查到就是你,可以说,是你的自信让你阴沟里翻船。”

    “呵呵。”见情况败露,陈花花整个人都不好了,低着头苦笑起来:“真没想到,仅仅才一天,一天不到的时间,我精心策划的这起行动,竟然被你这个年轻人识破?”

    “陈花花。”顾晨也是盯住她,说道:“根据你的学历来看,你是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可你不去做医生,跑去平安寺当尼姑是几个意思?”

    “是啊。”卢薇薇起先就想问来着,一直没机会,结果顾晨一开口,索性也跟着追问起来:“我看你们平安寺的尼姑,各个都是高学历,听说都得本科以上吧?你们就那么喜欢当尼姑?我不信。”

    卢薇薇当然不信,她怎么会信呢?

    “喜欢当尼姑?”陈花花也是笑了笑,摇摇头说道:“要不是家里穷,原本属于自己的岗位也被关系户挤走,我怎么会来当尼姑?你问问在平安寺里的人,她们怎么会来当尼姑?”

    王警官呆了一下,弱弱的问:“难道平安寺待遇好?才让你们舍得放弃自己的职业来这里?”

    “没错。”陈花花毫不掩饰的说道:“我们来平安寺当尼姑,当然是冲着待遇来的。”

    见三名警察面面相觑,陈花花又道:“做医生才赚多少钱?我在平安寺干一年,各种工资加分红,可以是医生职业工资的三倍,是三倍啊。”

    说道这里,陈花花眼睛都红了:“早年父亲嗜赌如命,家里早已是负债累累,弟弟妹妹们连过年穿的新衣服,都是捡我的旧衣服。”

    “我在平安寺这种香火兴旺的单位打工,能赚到让我想象不到的工资和分红。”

    “我要快速还钱,我要让弟弟妹妹们过上好日子,我要在最短时间内赚最多的钱,所以,我在一个同村好姐们的介绍下,来到了平安寺应聘,很顺利,凭借着口才好,能言善辩,我成功被录取了。”

    卢薇薇呆道:“这……这平安寺还有这种操作啊?”

    “是的。”陈花花毫不否认道:“就是跟其他工作单位一个样,也有自己的假期。”

    “但是在平安寺工作,我们必须剃光头,穿长袍,要熟悉佛家的各种东西,还得会拉业务,也就是让香客慷慨捐款,要让他们有主动捐款的意识。”

    顾晨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问道:“那你们一辈子都要待在平安寺对吗?”

    陈花花摇头:“也不是一定要,如果其他寺庙有需要,工资和分红高,我们也会根据人员的配置,适当调人过去。”

    卢薇薇汗颜:“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心向佛呢。”

    “也有这种人。”陈花花看着卢薇薇,又道:“有些人是一心向佛,出家人不问世间凡尘,但是要想将寺院的香火和知名度夸大,就必须要学会做业务,因此才诞生了为钱打工的群体。”

    看着顾晨皱起的眉头,陈花花又道:“我们不是假尼姑,但是如果不想待下去,我们可以还俗,这个没人拦着,但是大部分人舍不得这里的高工资,总想着在这里面多熬几年,多积累一些财富,因为我们大部分都是穷人家的孩子。”

    “可是你跟我说这些,也逃避不了你联合外人,盗走香客佛像的事实,要知道,那可是一尊拥有两百年历史的佛像,价值连城。”顾晨也是将陈花花的说辞记录在案后,重新回到正题上。

    陈花花笑道:“那尊佛像太值钱了,从我听那名香客嘴里得知,他那尊佛像价值最少1000万开始,说实话,我是真的动心了。”

    “所以在某个时间内,我一直极力发挥自己的口才优势,让这名香客将佛像捐给平安寺,这样可以吸引到更多的香客。”

    “要知道,这尊佛像在市场上颇受欢迎,起先就有人出价1000万,但是那名姓胡的香客并没有接受,但是我心动了,只要拿到这尊佛像,那怕打折出售,那我这辈子也吃喝不愁,我也再不用在平安寺当尼姑了。”

    “我要还俗,我要找个好人家结婚,我已经对这样的日子麻木了。”

    “我当不好尼姑,真的,我就是口才好,可我拼死拼活也干不出1000万的业绩,所以,我才动了歪脑筋,我通过社交媒体软件,认识了阿兰德这帮人。”

    “我知道他们是职业惯偷,所以才利用‘影子’的身份,跟他们取得联系,让他们相信我是个情报掮客。”

    “因此他们才从欧洲来到了江南市,他们以为这次行动就是捡钱,可没想到,竟然栽倒在你们芙蓉分局警察的手里,我就知道他们不靠谱。”

    “所以我要提前布局,我利用变音软件,把自己伪装成雇主老太太,而我一时半会儿也带不走佛像,所以将佛像埋在事先在晒谷场挖好的地坑里,等到这边风头一过,再将佛像拿到市场里卖掉,换取现金我就还俗。”

    眼神看着顾晨,陈花花一脸沮丧的道:“这一切本该是完美的,可……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为什么你们会出现?”

    ……

    target=”_bnk”css=”lkntent”>"target="_bnk">